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

原标题: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

新蒲杨氏土司墓地位于遵义市东北侧约20公里的新蒲新区新蒲村官堰组,地处乌江支流湘江上游的仁江(亦称洪江)西岸,其中杨烈墓(第29世)发现较早,1982年即被公布为贵州省文物保护单位。

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位置示意图

杨铿墓全景

专家指出:“土司考古是近年来考古发现和研究的新领域,贵州遵义海龙囤土司城曾入选论坛2012年六大发现,此次发现的杨氏土司墓地使遵义地区众多土司城址、墓葬有机地结合起来,极大地丰富了土司考古的内涵,而土司考古这个领域的扩展对研究宋元时期西南地区的历史和文化有深远意义。”

遵义,古称播州,播州建置始于唐贞观十三年(639),当时仅辖今遵义中心城区及遵义、绥阳、桐梓县的部分区域。唐乾符三年(876),山西太原人杨端平南诏入播,收复播州,开始了对播州的世袭统治。

杨价墓出土螭龙金杯盘一副

元明时期,对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土司管理制度,播州杨氏土司位居“贵州四大土司”(播州杨氏、思州田氏、水西安氏、水东宋氏)之首,直至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 “平播之役”,最后一位土司杨应龙被剿灭。播州版图,在杨氏的经营下,逐渐扩大,最大的时候,除了今遵义市外,还包括四川、重庆南部和贵州黔南、黔东南的部分地区。直至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对播州实行“改土归流”,分播州为遵义军民府(隶四川)和平越军民府(贵州),播州建置结束。

从杨端入播至末代土司杨应龙,播州杨氏一共27代30世,对播州世袭统治长达725年,留下了丰富的历史遗存。

杨价与杨烈墓墓园关系平面图

播州杨氏土司遗存的考古工作始于1950年代。1953年,发现高坪杨氏墓群,出土一批金银器,1974年对该墓地进行发掘,确认杨文墓、扬升墓、杨纲墓和杨爱墓。1957年,杨粲墓发掘。1958年列为省保,1982年列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因被盗,对杨辉墓进行了抢救性清理。1998年,杨烈墓被盗,对男墓室进行了抢救性清理。1999年,为配合海龙囤保护规划的编制,对海龙囤遗址进行过试掘。2001年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初,为配合海龙囤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开始对海龙囤新王宫遗址进行发掘,并理清了全囤宋、明城墙的分布格局。随着海龙囤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的启动,2013年,《播州杨氏土司遗存田野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规划》获准在国家文物局立项。目前完成了播州核心区域的考古调查,新发现了一批营盘、田庄、水利工程、桥梁等遗迹。试图从考古学的视角对播州社会、经济、文化进行全面的阐述和研究。

新蒲杨氏土司墓地位于遵义市东北侧约20公里的新蒲新区新蒲村官堰组,地处乌江支流湘江上游的仁江(亦称洪江)西岸,其中杨烈墓(第29世)发现较早,1982年即被公布为贵州省文物保护单位。由于为解决新蒲新区饮用水源的中桥水库建设在即,2012年8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遵义市文物管理部门,对中桥水库工程淹没区进行了文物调查和勘探工作,在杨烈墓东南侧约200米处新发现一大型石室墓(当时称挨河宋墓,后清理证实系明代第一代土司杨铿夫妇墓)和其它相关遗迹。为了抢救保护这一重要的文化遗产,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3年4月—2014年11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指导下,对遵义新蒲村杨氏土司墓群进行了为期近两年的大规模发掘,清理播州杨氏土司墓葬3组,除M1(杨烈墓)外,M2(杨铿墓)和M3(杨价墓)均系新发现,尤其M3系未遭盗掘的双室并列之土坑木椁墓,是形制特殊且保存完整的大型高等级大墓,墓内出土有大量造型精美的金银器等随葬品,是贵州土司遗存继海龙屯遗址之后最重要的考古新发现。

墓地选址在仁江河西岸的坡地上,背山面水,颇有气势。三座墓葬分别营建于两道伸向河边低矮的土梁上。M1和M3位于西北一侧的土梁上,相距仅约10米,两墓所在小土梁建有墓园,墓园平面形制为前方后圆,周长约400米。园门及墙垣多处相互重叠,出土有较多的瓦当、滴水等建筑构件。M2位于东南一侧的土梁前端地势较低处,墓葬周围未发现墓园,但在墓葬西北的冲沟底部发现一窑址,用于烧制杨铿墓室前的封土墙砖。三座墓葬的基本情况介绍如下。

M1(杨烈墓)

该墓系播州杨氏第29世土司杨烈夫妇墓。墓葬位于整个墓地的最西端,与杨价墓紧邻。该墓多次被盗,1998年初曾进行过简单的抢救性清理。

墓葬由墓园、墓前石刻、墓室三部分构成。墓前石刻有石翁仲、拜台及墓碑。墓前距墓门约13.6米处的神道两侧有2尊石翁仲相向而立,相距12.3米。两翁仲头部均残,衣着相似,左侧翁仲持玺,残高2.26米,右侧翁仲持笏,残高2.18米。墓室前有石板铺砌的拜台,拜台两侧原立有墓碑两通,分别正对杨烈夫妇墓室,现仅存碑座和石碑残段。男室墓碑残高3.5米,正中篆书:“明故诰封镇国将军□斋杨公墓”,左上方楷书:“万历二年岁在甲戍闰十二月十五日己酉,右下方楷书“孤子应龙立”;女室墓碑残高3米,正中篆书“明故诰封二品夫人杨母张氏墓”,左上方楷书:“万历十二年岁在甲申四月二十三日己巳”,右下方楷书“哀子应龙立”。

杨烈墓为大型同坟异穴双石室合葬墓,男女室并列,结构基本相同,均为长方形平顶单室,由墓顶、底、四壁及墓门石、封门石组成。男墓室位于女墓室北侧,墓向65°,墓室总长3.34、上宽1.74、下宽1.8米,棺床到墓顶高2.16米,墓门外有立颊、门楣、八字墙。女墓室比男室后靠0.24米,比男墓室低0.26米,墓室总长3.2、上宽1.48、下宽1.52米,棺床至顶部高1.84米。在男女墓室底下均发现有腰坑石,均被盗。

M2(杨铿墓)

该墓是杨氏第21世即明初第一代播州土司杨铿夫妇墓。

墓葬系大型同坟异穴三室合葬墓,用巨大泥灰岩石砌筑。整个墓圹前大后小、上大下小,平面和剖面均呈梯形。墓室结构、大小相同,仅墓门、墓顶的装饰略有差异,墓室间以隔墙,墓门外两侧护墙为八字形土墙。墓向58°,由前室、墓门和后室组成。前室上宽2.2、下宽2.25、进深1.05、高2.74米,后室长3.34、上宽1.7、下宽1.75、高2.24米。甬道与墓室之间为墓门,墓门外横陈封门条石和顶门石。墓门门扉为可开合双扇仿木格子门,背面装饰有忍冬纹和格眼球纹。墓顶中部为覆斗形藻井,中室藻井中部有圆形凿孔,为镶嵌铜镜之用,室内有铜镜残片,孔周藻井四角篆刻“寿山福海”四字。侧壁有龛无装饰,后壁无龛饰有减地壸门。墓底石上放棺床,棺床与左、右、后三壁形成三道沟槽,起排水防潮作用。中室棺床底板石下有长1.38、宽0.8、厚0.35米的腰坑石,石的中间部位凿出圆柱形腰坑。杨铿墓早年被盗,仅在墓室填土内清理出陶骑马俑、铜香炉、铜镜残片、玉叶和料珠等遗物,共52件(套)。

在该墓的中、南两室墓前2米处中轴线上,各出土墓志铭1盒,两石相对叠合,外用铁皮封成十字,出土时盛装在石函中。墓志均阴刻篆书志盖和楷书志文,涂朱,从“明故亚中大夫播州宣慰使司宣慰使杨公墓志铭”志盖及“公讳铿”等志文,可知中室墓主是播州杨氏21世杨铿,志文约3000字,记录了杨氏家史及杨铿生平、功绩等。“明故播郡太淑人田氏墓志铭”,志文900余字,记录了杨铿夫人田氏的优良品德和贵州杨、田、宋三大土司间的姻亲关系等。男女室墓志的出土,不仅准确认定墓主为杨铿夫妇,而且根据墓志中其子杨升将其葬在“洪江源左”和先祖“威灵英烈侯”杨价墓右侧的记载,我们通过在附近地区的详细钻探,最终发现杨价墓并进行了发掘。

M3(杨价墓)

该墓西南距杨烈墓仅约10米,杨烈墓的墓园墙垣多处叠压该墓墓园。关于M3的墓主,根据杨铿墓志关于其祖先“威灵英烈侯”墓位置的明确指向、M3墓园垣墙构筑风格、建筑构件和出土金银器呈现的鲜明宋代特征,以及出土器物上“己亥季春,都统使衙公用”、“雄威郎制使公用”、“乙卯田都统司公用”等铭刻,参照历史文献关于杨价“诏授雄威都统制”的记载,我们推断该墓即是播州杨氏第14世杨价夫妇墓。

杨价夫妇墓是一座带墓道、双室并列的大型土坑木椁墓,墓向60°,墓底距地表深约5米。墓室平面呈甲字形,双室并列,间以宽2米的生土隔梁,墓室大小相同,长约8.5、宽6米。墓室及残存墓道总面积约361平方米。

墓室结构为一椁一棺,棺椁朽木均有保存,男室外椁长5.3、宽2.75、高1.8米。女室外椁室长约4.5、宽约2.5米,底部有陶质腰坑。男女室头箱及男室棺椁之间放置随葬品,女室头箱出土金银器7件,有狮纽银执壶、银烛台、银瓶、银匙、银筷、金杯、金盘各1件。男室头箱出土32件金银器和1件玉器(单耳杯)。金器6件,包括盘、碗、筷、匙、茶托、杯各1件。银器20件,包括执壶2件(其中1件有象钮)、温碗1件、碗4件、杯2件、盘2件、盖1件、钵1件、茶托5件、盒2件。男室右侧棺椁间出土了鎏金双鱼银洗、温碗、执壶各1件,烛台2件,还发现了大量髹漆皮甲胄片;左侧棺椁间出土了环首金柄铁刀(带金鞘)、木胎包银皮盾、弓箭、银壶等。在棺前还有3件长方形漆木器,性质不明。男女室木棺部位均发现有金棺钉、银棺钉、铁棺环及银饰件等。男室木棺上方还发现绶带痕迹,但纺织物已朽,只见散落棺上的狮子戏球金牌、圆形金牌、银铃等饰件。

鉴于棺木腐烂严重只剩漆皮以及器物情况复杂且破损严重情况,为了信息资料提取的完整、系统和确保对出土文物的保护,已将两棺整体套箱提取,运送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进行实验室考古。

遵义新蒲杨氏墓群的发现,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首先,这次发掘的三座杨氏土司墓葬,使经过考古发掘确认的杨氏“土司”墓葬增至9座,丰富和完善了播州杨氏土司墓葬的序列,且墓主跨越了杨氏统领播州、受封播州土司和即将覆灭的主要时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杨氏从宋代封建领主到元明土司的演变过程,对贵州乃至整个西南地区土司制度及其文化特性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其次,新蒲村杨氏墓群中的杨价夫妇合葬墓,是播州杨氏目前唯一的土坑木椁墓,区别于以往土坑石椁墓,丰富了播州杨氏的墓葬类型;而且该墓也是业已发掘的杨氏诸墓中唯一未经盗扰的墓葬,目前已在头箱与棺椁之间清理出成套精美金银器80余件,堪称同期同类器中之精品,是深入认识南宋时期的丧葬礼仪和宋代金银器制作工艺、艺术及交流的重要材料。

第三,此次发掘将墓内墓外相结合,第一次科学、系统的揭露出杨氏土司墓地的墓园格局。发掘中确认了杨价墓墓垣(南宋)、杨烈墓墓垣(明代),门址及其相互之间的叠压关系,使我们完整认识杨氏土司的丧葬制度和习俗成为可能。

第四,该墓地是目前唯一已全面发掘的播州杨氏土司墓地,墓地布局清楚,墓主身份明确,包括播州杨氏第14世杨价墓(南宋末)、第21世杨铿墓(明初)和第29世杨烈墓(明末)三代。这些墓葬的年代、墓主、等级身份都很清楚,年代跨越宋末至明末,为宋元明考古提供了重要的新资料。

第五,杨价墓及其墓垣的确定,为海龙囤一期城墙及养马城年代的确定提供了重要参照,即从三地建筑工艺及出土遗物的一致性来看,海龙囤一期城与养马城均系南宋遗存,这为正在开展的“土司遗址”申遗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新蒲村杨氏墓群的考古工作注重发掘、保护与利用相结合,对处在中桥水库水淹区内的3座墓葬及相关遗存,及时制定保护方案:对新蒲播州杨氏墓园遗迹进行水下原址加固保护,杨铿墓整体搬迁,杨烈墓原址抬升,杨价墓的墓室原址回填加固保护,而将杨价墓的棺椁整体套箱提取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进行实验室考古。现在,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正在按照保护和展示方案建设遗址公园和遗址博物馆,在不远的将来会以新的面貌向公众展示。

image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