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北京中年”们的集体焦虑与幻灭

原标题:那些“北京中年”们的集体焦虑与幻灭

中产,中产,易因病返贫的预备无产

流感下的中年危机

一场肆虐北京的流感,因今天的2.9万字长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受到了全网关注。

尽管住在北京,尽管有房有车,“北京中年”们看似在首都站稳了脚跟,掌握了足够的社会资源,列举一条条软硬实力,完全胜任知乎里诸如“大叔对小姑娘有哪些吸引力”问题的标准模板。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流感,依然难倒了这个家庭。无论是老爷子性格、生活习惯这些个人问题,还是床位、药品紧张这些社会问题,《北京中年》的作者,其实用近乎白描的笔触,叙述了中年人的诸多焦虑甚至幻灭。

上有岳父岳母,下有孩子待哺,加上工作爬坡逐渐缓慢,这些压在中年人身上的责任,让他们逐渐失去了对自己生活的掌控。

就像作者在介绍岳父时不断强调自己是南方人,岳父是东北人,其实想说的是自己对家庭大小事难以决断,面对固执父母们不健康、不科学的生活方式,作者已经无法掌控。

有一天夫人跟我说:爸爸救回来身体也很弱了,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主心骨了。

我说:以前我挣的钱是你、你爸、你妈加起来的两倍,现在自己瞎折腾,也是你们加起来的总和。我不是主心骨?

夫人说:不是。家里你说了不算。

我认真反思了这个问题。

家里生活习惯不是由学历、专业、收入来决定的,而是由脾气决定的,谁脾气大谁说了算。

岳母和我们都很注意保养,但没有人想和岳父发生冲突,很多事情由他去。此次光膀子开窗、家人间的传染,我也有责任。如果家里我做主,这事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

击垮“北京中年”们的,除了肆虐的病魔外,更多的是面对家庭和社会的打击时,无法掌控生活的焦虑与幻灭。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尝到哪种滋味。

“不听话”的父母

知乎上高赞答案:“比流感更可怕的,是无法被说服的父母”。的确,如果能够说服岳父改变东北的生活习惯,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岳父忽然来了个念头,一定要同时打开厨房窗子南北对流通风,并且坚持不穿上衣,吹了半小时。期间岳母两次要他穿衣服,一次让他关窗,均被拒绝。

尽管是小事,但大多数结婚的中年人都明白,想说服父母,尤其是配偶的父母,不是件容易事,哪怕是在一些小事上。如果作者的岳父碰巧没生病,坚持关窗,很可能会被视为没事找事。

中国传统的亲子关系是权威制的,孩子需要做的,只是顺从自己的父母。除了文化之外,知识的传承性是保持古代这种权威关系合理性的重要因素。

由于知识都是从经验中总结的,长辈总要比晚辈“学识渊博”,因为他有更多的时间从老人那里获得适应环境和社会的知识,这也正是一些习俗的由来。譬如端午喝雄黄酒,古人看雄黄驱虫祛病见效,便用文化将其沿袭下来了。

然而现在,在健康上,比起经验我们更应该相信的是科学。文中作者的岳父从小小的感冒,到感染未知的流感病毒,最后发展到肺炎甚至阴阳两隔。其中,强势的岳父“光膀开窗”,不愿采取隔离措施;作者耽误转院时间,甚至“向下转院”,猜测医生的医嘱是“惯常风险提示”,都耽误了治疗时间,还给家人留下了传染的隐患。

当我们面对“科学”与“亲情”、“人性”的抉择时,似乎总是科学让位于后两者。任由父母“不听话”,轻视医生的医嘱。凭经验行事的情况,哪怕是在教育水平高的年轻人中都很常见。

归根结底的原因,是中国人长期以来对科学的不信任。平时凭经验处理小病,进医院首先防备医生“讹钱”,图便宜不用昂贵的医嘱药物,利用人际关系找熟悉的“专家”治疗是看病的常态。相比医生等专业人士,一些人更愿意相信熟人的说法。

生活凭经验,就医信熟人,哪怕科学发展至今,传统社会的惯习之强大,依然制约着每一个人,持续生产着“不听话”的父母,与那些顺从、侥幸的中年们。

ICU:29天向下阶级流通渠道

钱活着抓紧花,别给ICU。这里一天就是你一年紧巴巴过日子的全部开销。

比住进ICU更可怕的,是一住进ICU就得准备着卖房;比卖房更可怕的,是即使卖房,也无法解决医疗信息和医疗资源的巨大不平等,哪怕是在北京。

住进ICU,即使中产阶级,作者家中所有理财产品,加上岳父岳母的养老钱,也只能撑30-40天,再往后就要卖房。而对症好医院的信息与床位,是比钱更稀缺的奢侈品。

哪怕医疗资源丰富的北京,中年人“不看病都完全不了解北京的医院”,医疗信息对外行来说难以透明。然而,作者经历了求医过程,其中一家也给出了转诊至朝阳医院或协和医院的意见,但床位难求的问题依然严峻。如果没有社会关系的保障,即使有钱也难以住进好医院。

以往医疗问题的新闻在网络上爆发时,多集中在医疗资源不发达的村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之所以如此快速引起全网动容,也正是让许多在大城市努力成为中产阶级的年轻人真正感受到了危及自身的忧虑:梦想通过奋斗的获得的中产生活,在稀缺的医疗资源面前,同样可能脆弱得不堪一击。

无论小镇还是大城,无论无产还是中产

大家都病不起

作者:Neo

编辑:Neo

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image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