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年·新图景】过年怎么玩?这些怀旧大事件有没有戳中你泪点?

原标题:【望年·新图景】过年怎么玩?这些怀旧大事件有没有戳中你泪点?

除了要吃得好,过年的时候怎么才能玩得好也是老百姓最“操心”的事。

抽冰尜、看春晚、异地游、玩轰趴……时代在变,娱乐的方式在变,但总有一些是不变的。

今天,《望年·新图景》带你回顾改革开放40年咱辽宁人过年都玩些啥,共同体味“玩”这件事的变与不变。

从自制冰道到异地过年

70后何斌觉得小时候过年的玩是真正的玩。

在何斌的记忆中,每年春节都是在奶奶家过的。当时住平房,一个院子里住好几家,家家都有小孩。一场大雪后,大人们在院子里用凉水浇出一条冰道,春节那几天,小孩子们排着队滑冰车或抽冰尜。冰车,多半是爸爸用废旧木料和铁片自制的。冰尜,是把木块磨圆,底部用光滑的小图钉钉好。

这些玩具虽然简陋,却让孩子们的春节充满了乐趣。何斌记得,吃完年夜饭,小伙伴们又跑到院子里,各自拿出“小鞭”,一根接一根地点燃。噼里啪啦一阵响后,大家因为怕冷又各自跑回家,打扑克、捉迷藏,给包饺子的大人捣乱。到了半夜12点,又跑到院子里放鞭炮。家里经济条件好点的,鞭炮的花样也多一些。一个人放,一群人围观。

对80后黄丽娜来说,看春晚是春节的关键词。第一次看春晚的感觉黄丽娜至今还记得。“和现在相比,虽然当时的春晚舞台简陋,节目也没有那么多,但特别温馨。”黄丽娜觉得,在娱乐比较贫乏的年代,春晚简直就是一场视听盛宴,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守在电视机前,就是因为要看春晚。

1994年出生的闫俏俏更喜欢利用春节长假外出旅游或者参加轰趴。从闫俏俏上大学开始,每年春节,他们一家三口都在外地过年。

闫俏俏的爸爸在北京工作,有一年春节前,他打算回沈阳,发现火车票售空,于是改为买机票,结果发现机票价格与飞到三亚不相上下。于是,全家临时决定,爸爸从北京飞三亚,妈妈和闫俏俏从沈阳飞三亚,在温暖的城市过年。异乡的春节别有一番乐趣,从那年开始,闫家三口人经常会旅游过年。

今年大年初二正逢姥姥的阳历生日,闫俏俏预订了一家轰趴馆,组织家人一起为老人庆祝生日,共度春节。起初,家人们有些异议。有的认为,反正都是在室内聚会,不如在家举行。闫俏俏说服了家人们,她说,轰趴馆有各种娱乐设施,能满足各个年龄层的人,还可以自己做饭或者叫外卖,而且不用收拾,特别方便。总之,轰趴能让众口难调变成各有收获。

玩出新花样

在春节这个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里,各种消遣、娱乐的方式不断涌现。传统习俗如放鞭炮、看灯会、逛庙会等保留至今,新型的娱乐方式如旅游、看电影、打游戏、轰趴等逐步走进百姓生活。辽宁大学文学院民俗学教研室副教授隋丽为大家讲解春节娱乐背后的故事。

记者:现在过年玩的方式很多,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天壤之别吧?

隋丽:改革开放带给社会最直观的改变是经济水平的提高,与此同时,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也在潜移默化中不断进步。

改革开放初期,辽沈地区春节盛行集体联欢会。那时辽宁工厂林立,到了年前,各单位由工人俱乐部组织,会排练一场盛大的联欢会。上世纪90年代,春节集体联欢逐渐少了。随着新的娱乐场所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如舞厅、练歌房、旱冰场等,老百姓的娱乐方式更多了。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电视机的普及,春晚成为老百姓大年夜里必看的娱乐节目,影响深远。进入21世纪,走进电影院成为贺岁的新选择。近十年来,人们不再拘泥于在家过年,更多的人愿意走出去,举家去登山、滑雪、泡温泉,或去外地旅游,休闲经济蓬勃发展。

记者:除了央视之外,不少地方台也制作了自己的春晚,这种现象说明什么?

隋丽:改革开放初,文化领域处于比较贫瘠的状态,一台高水平的春晚必然受到万众瞩目。到了今天,人民文化需求和审美偏好趋于多元化,对文化娱乐的个性化要求也越来越多,众口难调,所以春晚就变得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期盼和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地方台开始推出自己的春晚,网络上也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春晚,就是为满足人们分层化的娱乐文化需求。

记者:春节娱乐活动的变化呈现什么趋势?

隋丽:首先是从比较单一发展到多元化。其次,从大众化向分层化转变,人们对个性的追求注定了这样的转变。再次,在春节娱乐活动中,更多的人注重团聚的仪式感。大年夜家庭团聚是不变的传统,但到了正月初二、初三,更多的人将重心转向与朋友聚会,以家庭为单位的娱乐活动转向以社交圈为主。 

来源:辽宁日报

新媒体编辑:杨东 张颖 

image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