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痛,你过来陪陪我好不好?”

原标题:“我好痛,你过来陪陪我好不好?”

“不要……快.停下……”

新娘化妆间里男人的低喘混合着女人娇媚隐忍的嘤.咛,重叠的身影,起起伏伏。

郁雨桐痛苦的纠结着小脸,苦苦哀求道:“陆亿城……求求你快.停下,待会还要举行婚礼!”

“婚礼?”男人发出一声冷笑,猛地撕.碎女人身上碍事的婚纱,英俊的脸上染着怒意,黑眸冷若寒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你不择手段爬上我的.床,不就是为了每天都被我.上?”

郁雨桐脸色苍白,她比谁都清楚,陆亿城恨她,恨不得杀了她。

当年,陆老爷子的寿宴上,陆亿城被下.药跟她发生了.关系,警察破门而入,说是郁雨桐报警告他强J,媒体也纷纷赶来,一时间满城风雨。

陆亿城被指控强了未成年少女,陆母受不了刺激心脏病突发身亡。

他被千夫所指,陆父为了保住公司的股票和名誉,将他扫地出门,断绝了父子关系。

陆亿城被逼得不娶郁雨桐就要坐牢。

他对着所有媒体的面承诺等她成年后会跟她结婚。

郁雨桐心里又忐忑又愧疚又忍不住升起一丝开心。

她很久之前就喜欢陆亿城了,虽然他误会这场戏是她设计的,但如果能一直陪在他身边,等真相水落石出,他哪怕能有一点点喜欢她也好。

……

她爱他,爱的义无反顾,爱的无法自拔。

陆亿城不会知道,他被陆家扫地出门,因为车祸双目失明的时候,她一直陪在他身边,不顾父母的反对,不顾旁人的冷嘲热讽。

他恨她害死了他母亲,郁雨桐怕他讨厌她、厌恶她、拒绝她的帮助,三年来她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敢暴露。

所有朋友都劝她陆亿城废了,再也起不来了,别为了一个瞎子浪费自己的青春。

可是她爱他啊,她觉得他就算失明了一无所有了,依然是她心目中最帅的男人。

为了给陆亿城的眼睛做手术,她想尽了各种办法,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一个毫无未来的瞎子。

她急得团团转,变卖了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甚至卖了她哈弗大学的入学资格。

可是仍然不够。

她去求父亲,才知道自己的母亲被小三上位,她父亲也早已经不想认她这个臭名昭著的女儿。

医生说,陆亿城的眼睛超过三年将永远不可能复明,手术迫在眉睫,情急之下,她去黑市上偷偷卖了自己的一颗肾。

她在简陋的地下室躺了三个月才捡回来一条命,满心期待的去医院看他,却看到陆亿城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郁瑾萱恩爱有加、情深似海。

她不相信短短三个月陆亿城就变心了,明明他说过是爱她的。

郁雨桐用了各种方法纠缠他,换来的却是他更深恶痛绝的恨。

他说:“我爱的是郁瑾萱,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

她心如刀割。

陆亿城重新站上了巅峰,成了江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商界的神话。

她二十岁生日这天,陆亿城依照当初的约定,履行诺言娶她为妻。

她以为是好的开始,却没有想到郁瑾萱会在婚礼前夕跳江自杀。

……

“陆亿城,停下,好痛……”

“痛?你逼瑾萱跳江自杀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她会不会痛?”

郁雨桐白皙的小脸皱成一团:“我没有逼郁瑾萱跳江,她是把我喊出来了没错,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陆亿城,你为什么不信我,我没有给你下.药、没有报警、没有逼她啊。”

“信你?郁雨桐,这样无耻下贱、狠辣恶毒的你,我为什么要信你?”

泪水决堤一般顺着脸颊流下。

郁雨桐听到外面婚礼进行曲响起,脸色煞白,拼命挣扎:“陆亿城,求求你,快停.下!”

要是被宾客们看到她这个样子……

“停下还怎么满.足你?”男人被情慾熏染的眼睛泛着赤红。

“啊!”郁雨桐痛呼出声,腹部一阵绞痛,血顺着两人紧.密结.合的地方滴下。

血越来越多。

陆亿城微微一顿,电话忽然震动。

陆亿城看到屏幕上的号码,瞳孔微微睁大,俊脸紧绷,忙按下接听键:“喂……”

“阿城……”郁瑾萱在电话那头哽咽的不成样子,像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萱儿!是你吗,你在哪儿?”陆亿城黑眸深邃如海脸上满是焦急,他的萱儿竟然没死!

“我在医院,阿城,我好痛,你过来陪陪我好不好?”

“我马上过去找你。”陆亿城毫不犹豫放弃了正在大出血的郁雨桐,看都不看郁雨桐一眼,拿起外套转身就往走。

郁雨桐吃力的站起身,小腹一阵抽搐,鲜血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她脸色苍白的可怕,每走一步,都疼的肝肠寸断。

“陆亿城,你能不能先带我离开这里……”她卑微的祈求。

婚礼前夕被人凌.辱,她不想被人看到这种羞辱和难堪。

“你不是喜欢被众人观看吗?我满.足你,让他们看个够!”

郁雨桐心如刀绞:“陆亿城,我是你妻子啊,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呵,你还知道廉耻?不想丢人的话,要么自己滚,要么死。”

陆亿城扔下这句话,决绝的转身离开,再没有任何停留。

眼中是无尽的失落,她早该知道,他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

郁雨桐终于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第二天,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了郁家大小姐郁雨桐婚礼前在化妆间被人凌.辱,有的说是被轮.奸,有的说是她自己跟野男人偷.情,各种版本。

郁雨桐不想理会那些,浑浑噩噩过了一个星期,不吃不喝全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

小护士忍不住劝道:“郁小姐,你这么整天不吃不喝不行的,你挺得住孩子不一定挺得住呀。”

郁雨桐浑身一震:“孩子?”她有陆亿城的孩子了?

“是呀,都七周了,对了,宋医生说等你醒了让我喊他来着,你想躺着,我去叫宋医生过来。”

小护士匆忙出了病房。

郁瑾萱站在距离病房门口不远处,将小护士的话系数听了进去,她微微眯起眼睛,抬脚走了进来。

郁雨桐看见来人,浑身一震,神经不由紧绷。

她不会忘记,她所有的噩梦都来自于郁瑾萱这对母女。

“你怎么来了?”郁雨桐故作镇定道。

“当然是来看望我同父异母的好姐姐啊,”郁瑾萱笑的明媚,“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呢,陆亿城答应娶我了,我们这几天每天都在一起,他好猛,好热情哦。”

郁雨桐手指用力攥紧身下的床单,脸色苍白道:“你给我出去。”

“别着急呀,我还没说完呢。你给郁家丢了那么大的人,爸爸已经对外宣布跟你断绝父女关系了,郁家所有的财产也留给我和我妈。”

郁雨桐呼吸急促,胸膛起伏:“郁瑾萱,这是你们的计谋对不对,你根本没跳江,你骗了所有人!”

“我是故意的怎么了,还有当年下.药也是我设计的,那又怎样?有人信你吗?”

“你说什么,是你给亿城下的药?你……”郁雨桐气得浑身轻颤,“我要去告诉陆亿城所有的一切。”

image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