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渊之盟:行人立马秋风里,懊恼孱王早罢兵

原标题:澶渊之盟:行人立马秋风里,懊恼孱王早罢兵

澶渊之盟:行人立马秋风里,懊恼孱王早罢兵

清代著名文人袁枚,有一首《澶渊》诗,全文如下:“路出澶河水最清,当年照影见亲征。满朝白面三迁议,一角黄旗万岁声。金币无多民已困,燕云不取祸终生。行人立马秋风里,懊恼孱王早罢兵。”

这是一首咏史诗。说的是宋朝的一件大事。宋朝的开国皇帝是雄才大略的宋太祖赵匡胤。接下来的是其弟太宗赵光义,也算善治。到了第三代宋真宗赵恒,就等而下之。而《澶渊》写的,就是赵恒手里的事。

自有宋一代,国家在政治和军事上,一直面临北方强敌压境。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立国之策的一些弊端,造成国家在经济和军事上积弱积贫,使三百多年的宋朝,始终军力不振。宋初,宋太祖用十五年时间,统一全国,只留北方一个北汉未能收复,因为北汉附庸于辽。

宋太祖曾兴兵讨伐,但为辽人所败。此后便再未用兵,从而留下了北汉这个宋与辽的折冲之地。但这种边境的平衡被宋太宗打破,他在即位第四年,举兵灭了北汉。他欲乘胜收复幽燕,却被辽人打败于高粱河,是为“高粱河之役”。从此,辽人(后来国号契丹)频年南侵,北方战事不绝。

这样,到了宋真宗即位第七年,契丹已日益强盛,萧太后和辽圣宗母子率兵号称二十万,大举南下,进攻宝州(河北清苑)、定州(河北定县)等地。宋朝一面抵御,一面派使者曹利用,赴契丹议和。到十月间,契丹已长驱直入抵达澶州(河南濮阳),迫临北宋都城,告警边书一日五至,朝廷震动。

这时,宰相寇准和毕士安,劝真宗御驾亲征,以鼓舞士气,振奋人心。但真宗犹豫,召群臣问计。知枢密院的陈尧叟因是阆中人,就劝真宗驾幸成都,而参政知事王钦若是临江人,则劝真宗驾幸金陵。真宗又回过头来和寇准商议,寇准愤然道:“谁为陛下划此策者,其罪当斩!陛下神武,将士和协,若大驾亲征,人心振奋,敌人必然却走。不然,也当坚守抵抗,另出奇兵抄袭其后路。我逸敌劳,定操胜算,否则,一旦抛弃宗庙,南幸楚蜀,人心必然崩溃,敌人便乘虚深入,天下将不可收拾。”无疑,这番很有见地的话,打动了真宗,于是,决定驾幸澶州,督师御敌。

皇帝驾临前敌,宋军士气大振。有的大臣还是认为前方危险,劝真宗回銮。在这关键时刻,寇准道:“陛下惟可进尺,不可退守,河北军日夜望銮舆至,若回銮数步,则万众瓦解矣。”殿前都指挥使高琼,也极力附和寇准的主张。

澶州在河的南面和北面各有两城,真宗先到南城。时契丹兵正在进攻北城,因寇准和高琼的固请,真宗再由南城渡河进幸北城。北城将士望见御盖亲临,踊跃欢呼,声闻数十里。这时契丹数千骑兵迫近城下,真宗诏兵迎击,将士无不奋勇,果然大败敌骑,斩获过半。契丹大将萧挞览,亦被真宗的驾前排阵使李继隆,伏弩杀死,契丹士气大沮。

萧太后用兵谨慎,见宋朝皇帝亲征,又折失一员大将,知道难以取胜,便遣使者随宋使曹利用来宋营,要求议和,并向宋索取关南之地。其实,宋朝完全可以乘此胜利的契机,一鼓作气,收复幽燕。但真宗心怀怯惧,不敢恋战,准备接受和议,他说:“归地无名,若欲财货不妨给与,如汉主之赐匈奴故事。”寇准谏言说,不能如此,应趁此迫使契丹称臣,归还幽燕之地,“如此可保百年无事,否则数十年后,敌人必然再来。”但真宗不听寇准之言,却说:“数十年后自有折御之者,我不忍生灵涂炭,当促成和议。”

于是,令曹利用赴契丹议岁币。临行,唯恐和议不成,还嘱咐曹说:“必不得已,虽百万亦可!”寇准闻言,暗诫曹利用说:“虽有敕旨,汝所许过三十万,即斩汝首。”本来,对方是侵略,宋又取得了当前的胜利,完全可以向对方提条件,如寇准所主张的那样。但这个“孱王”却一味地只想屈服。曹利用到了契丹营中,和萧太后谈判,萧太后又遣其大将军姚柬之,持国书来商议,往返交涉之后,和议达成,其条件是:一,宋岁输契丹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二,宋辽约为兄弟之国,辽主遵宋主为兄,而宋主遵萧太后为叔母。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这也是宋朝屈辱外交之始。盟约成立后,宋辽各自撤兵。从此,宋对契丹,年年纳币,这种和平的状况维持了大约一百二十多年。后辽(契丹)亡于金,金宋最终还是以幽燕之地引起战争,导致“靖康之耻”,这已是后话了。

袁枚在路过澶渊时,看到清澈见底的澶河水,从而联想到当年澶渊的那场战争,于是,饱蘸情感,写下了这首著名的咏史诗。诗的颔联对目光短浅的白面书生王钦若、陈尧叟之流,在大敌当前时,惊恐万状、主张南逃的丑态,进行了生动的描写和辛辣的讽刺,并与在寇准坚持下,皇帝御驾亲征鼓舞广大将士的情形,进行了鲜明的对比。颈联的议论十分精当,深刻指出,不乘获胜的有利时机,收复燕云十六州,反而接受屈辱的议和条件,年年要纳币输绢,不但弄得国穷民困,并且贻害无穷。尾联抚今追昔,发出感慨, “孱王”和“懊恼”二词痛切地表达了对宋真宗的蔑视与愤慨。

(本篇完)

image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