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寻亲,热线不断!这三位长治“妹妹”谁是三位哥哥要找的人呢?

原标题:全城寻亲,热线不断!这三位长治“妹妹”谁是三位哥哥要找的人呢?

割不断的亲,舍不了的情!

3月5日,3名平均年龄超过70岁的江苏籍老人刘干成、刘干华、刘松林在苏州当地福利院得知,失散58年的妹妹被来自长治的童诗雲收养的消息后,立即赶到距离家乡1000公里外的长治,寻找妹妹的下落。3月7日,上党晚报以《三个哥哥找妹泪花流》为题,发布寻人信息。该信息在微信等网络平台迅速扩散。同时,不少和被寻找妹妹有相同经历的“江南妹妹”争相打来电话认亲。

3月8日,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记者陪同寻亲者家属踏上长治寻亲路。与此同时,热线电话“热度”仍然不减,越来越多的“哥哥妹妹们”以认亲者、志愿者等身份加入了进来—

为避免寻亲的盲目进行,走访前,记者再次通过电话,与“妹妹们”再三核对了抱养时间(1960年)、到长治时的年龄(2或3岁)、后脑勺偏下部分有“凸”起等信息。经初步排查,家住马厂镇的韩雪莲、郊区西白兔镇罗春梅、襄垣县侯堡镇的梁来子3人被确定为可走访对象。

3月8日上午9时许,当记者和刘长军一行驱车赶到马厂镇富村村口时,正巧碰到了提前询问了我们车牌号,在村口等待着的韩雪莲的女儿韩丽。进入屋中,等待已久的韩雪莲正在张罗着准备果盘。稍稍坐定,李长军和韩雪莲迫不及待地进入主题。韩雪莲说,她被接到长治时确实仅有两三岁的样子。由于去领养她的人嫌弃她是个女孩,便以50元钱的价格卖给了自己的养父母,自己跟养父姓。

“眼睛很像,嘴唇也薄薄的,我们家人的个子也不高,长得也白,都挺像!”刘长军向记者介绍时,韩雪莲、韩丽母女已激动地湿了眼眶。随后,刘长军提出想摸摸韩雪莲的后脑勺,却没有摸到他们的家族“印记”。刘长军说,他的父辈、兄弟辈、子女辈,无论男女,后脑勺的下半部分都有一个“凸”起。目前,还没有发现有类同的,所以,被他们称之为家族的“印记”。得知自己并非苏州哥仨要找的妹妹,韩雪莲难掩失落,再次红了眼圈。

随后,记者和刘长军一行又先后走访了家住襄垣县侯堡镇的梁来子和正在市区逛街的罗春梅。到达梁来子的家时,她刚从从“三八”文艺表演的现场“逃”回来。在和梁来子的对话中记者了解到,她除了知道自己是被养父母从苏州抱养来的,对自己的出生年月、年龄一无所知。只听自己的阿姨说过,好像是属鸡的。从梁来子向记者讲述的故事中,记者注意到,她从苏州被抱养回长治的路上,还过了个正月年,和刘干成三兄弟所寻找的妹妹,被抱养时间4月19日有很大的出入,只好被暂时排除可能。

刘长军(中)正在翻看罗春梅的幼年照片 。

告别梁来子,记者一行再次返回长治,找到正带着自己幼年照片逛街的罗春梅。罗春梅说,由于她的养父母很忌讳有人提到她的养女身份,所以,直到现在,她也只有在较为年长的邻居口中,才能知道自己是从苏州被抱养来的事实。罗春梅向记者提供了数张她幼年的照片,希望能够方便与自己的“哥哥们”相认。刘长军再次“摸骨认亲”,依然没有他们的家族“印记”。

从上午9时许到下午4时,记者不断接到值班记者转发来的认亲信息,称提供寻亲线索的人还在不断增多。除此之外,还有多名市民通过24小时值班热线15835531890表示,希望能够成为“寻亲志愿者”,帮助三位老人寻找失散了半个多世纪的妹妹。

返回途中,刘长军告诉记者,3月7日晚,当记者通过电话告知他,有多位“妹妹”联系到本报,争相认哥哥的时候,他的父亲、伯伯、叔叔就在身边吃晚饭。听到这个消息,三位老人瞬间哽咽。他说,虽然走访首日未能找到爸爸的妹妹,但看到这么多人在帮助他们,并不断有新的线索提供,令他们一家十分感动,他们对寻找结果充满了希望。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寻亲的队伍中,寻亲的范围也在逐渐扩大,一场全城寻亲的“接力”即将上演。如果,您或您认识的人中,有祖籍江苏、于1960年被领养至长治、养母或认识的人中有名字为童诗雲的,请与《上党晚报》24小时热线电话15835531890联系。

下一步,本报还将通过民政、公安等部门,继续找寻江苏籍老人刘干成、刘干华、刘松林的妹妹刘根娣(张根娣)和其领养人童诗雲的相关信息。在过去的58年光阴中,搜寻她们曾有过的生活“痕迹”。

长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申丽娜

编辑:周 丽

监制:樊家驯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