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_竹子:不要在年轻的时候,急着嫁给爱情

原标题:@你好_竹子:不要在年轻的时候,急着嫁给爱情

这是 了不起的女孩儿2

邵竞竹是一个看起来很大胆的,离传统很远的女生。但她并非生来如此。小时候去动物园,她连梅花鹿都不敢摸,一度,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直到21岁出国读书,随后七年,她在世界各地闯荡,她发过传单、当过服务员、开过公司、上过杂志、去过很多国家、扛着相机拍过不少片子、有过了年少轻狂的爱情。

别人眼里,她什么都做得很好。但她说,勇气不过是选择独立思考。

总的来说,了解竹子的生活就会有一种想努力过好自己每一天的欲望。你没机会给她贴上固定标签,她鲜活的灵魂每时每刻都在带给你新鲜感。

她说,如果有一天老了,只要还有健硕的体格,好奇的眼睛,和年轻的心,我就开心。

@你好_竹子:短片摄影师/自媒体人

配乐:出羽良彰 - 海の涙;赵海洋 - 《夜色钢琴曲》 - 下一个梦;赵海洋 - 《夜色钢琴曲》 - 故事很美。

竹子:不要在年轻的时候,急着嫁给爱情

口述:竹子

海明威有一个冰山原则,指的对于作者而言,也没有必要写得太过于直接,好像冰山一样,只写水上面的八分之一,水下的八分之七留给读者自己感受,因为读者是能读懂的。

《海边的卡夫卡》对我而言就是这样一座冰山,我读了冒尖的八分之一,读完之后并没有完全明白过来。却不晓得,村上春树把那剩下那八分之七,埋在了我脑海里。不知不觉的发酵着,最终与主人公田村一起,经历了一场剧烈沙尘暴,在醒来的一刻,脱胎换骨。

二十四岁那年,我满脑子都是爱情。拿着父母的钱在伦敦创业,开了一家记录爱情的摄影工作室,拍了两百多场别人的婚礼。在其中一场婚礼上,遇到了一个让我神魂颠倒的男人。之后便像发烧了一般,坠入了爱情的迷魂阵。我认为这是宿命,是天赐的好运。

没过多久,两个纯洁的不经世事的年轻男女,在伦敦的举办了一场小型婚礼,无比真诚的许下诺言。我穿着一件不传统的婚纱,盘着50年代的头发,脖子上戴大金链子,叼着烟披着西装。家人提前离去,我忽略了父母表情上的忧虑,和朋友彻夜狂欢。

婚礼结束的那天晚上,我在黑暗中独自脱下婚纱。看了一眼表,已经是第二天了,从今天开始,我将开始成为一个拥有美好家庭和独立事业的年轻女人,如同少女拥有了一屋子的心爱玩具。我幸运至极,双手合十感恩,对生活绝无抱怨。

《海边的卡夫卡》里的主人公田村卡夫卡,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他以孤立无援的状态离开家门,进入波涛汹涌的成人世界之中。作者村上春树在序言中写道:“年龄在十五岁,意味着心在希望和绝望之间碰撞,意味着世界在现实性和虚拟性之间游移。我们接受热切的祝福,又接受凶狠的诅咒。他被冲往世界的尽头,又以自身的力量返回。返回之际他已不再是他,他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两个长得大人模样的孩子结了婚,没人告诉他们,结婚是长大了的人才做的事。田村十五岁?其实跟我差不多吧。

没有磨合过的生活习性,南辕北辙的价值观,并没有在“婚姻”的美好包装下自动得到解决。我的玩具屋被一场突如其来、又情理之中的沙尘暴,清扫的一贫如洗。从小到大我都总能得到自己最心爱的玩具,我从未体会过得不到的失落。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伤心极了;我跑到外面大哭大闹,试图跟所有人投诉生活对我的不公;我失魂落魄,没了方向。可是这并没有停止这场沙尘暴的方向。

《海边的卡夫卡》里面说:“你变换脚步力图避开它,不料沙尘暴就像配合你似的同样变换脚步。如此无数次周而复始,这是因为沙尘暴并不来自远方,就是说,那家伙是你本身,是你本身中的什么。所以你能做的,不外乎乖乖径直踏入那沙尘暴,一步步穿过。”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那脆弱不堪一击的婚姻,终于画上了句号。而我那一屋子的玩具,一件都没回来,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房间,和落了一地的土。我赤身裸体,发呆了很久很久。我清楚的知道我仍然处于这场风暴之中,它强烈的程度如同千万把锋利的剃须刀,割裂着我的血肉之躯。

我尽量把自己按原样装好,生活逐渐恢复了热闹。可是我知道这世界仅仅剩我一人,孤孤单单。我开始质疑年轻时候的爱情、质疑过往一切温室里的生活、质疑中规中矩、质疑我和大多数人都相信的价值。

可谁知道质疑本身便是失败赋予我的最大财富,质疑令人清醒。

我不知道做什么才能真正走出来,只能把把每一样质疑,整齐地码在桌子上,仔细研究。有时候疯子一样地工作,有时候埋头苦读各种各样的书籍。我去了世界上很多地方,认识了很多人。我试图把来之不易的清醒,一丝不苟的编排到人生的每一个缝隙之中。那是我在那场沙尘暴之中,唯一的出路。

村上春树说:“当沙尘暴偃旗息鼓之时,你恐怕还不能完全明白自己是如何从中穿过而得以逃生的,甚至它是否已经远去你大概都无从判断。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从沙尘暴中逃出的你不再是跨入沙尘暴的你。是的,这就是所谓沙尘暴的意义。”

几年后,我变成了一个大人,并拥有了成熟的事业和爱情。

年轻时那场荒诞不羁的短暂婚姻,早已结疤,成为一块只我有看得到的钻石,在每一个黑暗的时刻,提醒我随时保持清醒。

风起了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看到那场沙尘暴曾经发生的样子。想起来的时候害怕么?不。想起来的时候会释怀的笑着。

策划 编辑 音频丨《北京青年》周刊 新媒体中心

照片提供 | 竹子

独家音频合作平台 | 蜻蜓FM

内容支持 | VIVA畅读 芒果TV

李梦:贪得无厌,我很抱歉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