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叙利亚开战,总统和国会究竟谁说了算?

原标题:美国对叙利亚开战,总统和国会究竟谁说了算?

美国东部时间13日9时许,特朗普宣布对叙利亚境内的部分目标进行打击。其目标包括部队基地、科研机构等。此事一出,全球哗然。

特朗普宣布对叙利亚部分地区进行打击

五爷注意到,在铺天盖地的报道该事件的新闻中,许多新闻的标题都是“特朗普宣布对叙利亚进行打击”,在这些新闻中间很少能看到国会的身影。可能一些小伙伴就要问了?国会去干什么了?他们有权干预吗?发动军事打击的权力在国会还是在总统?

接下来,就由五爷带大家梳理美国战争历史,看一看美国总统和国会围绕战争权力的那些事儿。

美国宪法对宣战权的规定

首先我们看一下美国宪法对宣战权等相关事宜的规定:

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总统为合众国陆海军的总司令;而第一条第八款中规定国会拥有宣战权。也就是说,总统作为最高司令没有宣战权,国会对总统仍有较大限制。然而,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多总统却在没有得到国会批准的情况下进行军事打击,很多时候国会只是在事后被迫接受了既成事实。

1846年的美墨战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美国第十一任总统詹姆斯·波尔克于1846年1月13日命令部队越过努埃塞斯河,占领格兰德河左岸地区。4月24日战争正式爆发。而国会在5月13日才通过了向墨西哥宣战的法案。波尔克的举动为此后的总统开了先例。在这之后的多次战争中,美国时任总统大多是以各种名义直接发动军事打击,总统的战争权力也在这一过程中得以大规模扩张。

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

据统计,美国历史上大约进行过150多场战争,而其中只有五次是国会宣战的:1812年美英战争、1846年美墨战争、1898年美西(美国与西班牙)战争、1917年介入第一次世界大战、1941年介入第二次世界大战。

国家安全--美国总统的理由

二战以后,许多美国总统认为国家安全“处于紧急状态”时,总统有权动员军队。如1950年杜鲁门出兵朝鲜、1958年艾森豪威尔下令部队登陆黎巴嫩、1962年肯尼迪下令部队封锁古巴。所有的这些行动,都是在事前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进行的,国会几乎成了摆设。

以1958年艾森豪威尔为例。当时美军的理由一是保护黎巴嫩境内美国公民的安全,二是协助黎巴嫩夏蒙政府维护黎巴嫩的独立与完整,并称“这对美国国家利益和世界和平至关重要”,这两种理由都在宪法规定的总统权力之内,因此无需经过国会批准。

我们熟知的古巴导弹危机事件亦是如此。美国在派兵封锁古巴之前就已利用古巴流亡分子策划了“猪湾事件”,在发现苏联在古巴建设导弹发射场之后,时任总统肯尼迪认为导弹发射基地威胁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且如果不猛烈回击有损他的个人形象。于是他直接通过广播向全世界通报苏联的做法,并宣布从海上封锁古巴。

美国国会大厦

两大决议案带来的变化

1965年,美国时任总统约翰逊下令采取“滚雷行动”,直接派美军进入越南参战。而后美国深陷战争泥潭无法脱身。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呼吁反战,国会也意识到了限制总统战争权力的重要性。

1973年11月7日,国会推翻了尼克松总统的否决,通过了限制总统战争权力的《战争权力决议案》。决议案规定:只有在国会宣战、专门立法授权和美国本土、属地、美国武装力量遭到攻击或援救处于危险中的美国公民时,总统才能动用美国武装力量投入战斗。同时决议案规定美国武装力量必须在总统向国会递交书面报告后60天内撤出,除非国会已经宣战或其他原因。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

在该法案生效以后,截止到小布什政府为止,一共曾有七位总统执政。在此期间,大大小小的军事行动都算上,总统使用武力对外干涉多达二十余次,包括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对黎巴嫩的维和行动等。国会除了在对黎巴嫩的维和行动中起到较大作用以外,它在其他行动中的作用极其有限,而我们熟知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都是在没有先取得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发动的。

“9.11”事件后,美国国家安全受到高度关注。在此大背景下,国会通过《授权对伊拉克使用武力决议案》。根据这一提案,总统在动武方式、动武目的以及宣战时期上几乎不受限制。这一决案实际上使得总统获得了更广泛的战争权力。

五爷小结

总的来看,美国宪法将战争权力分给了总统和国会。国会有宣战权,总统有作战权。但我们看到在实际情况中,该条文的执行大打折扣。尽管有《战争权力决议案》的约束,决定开战与否的实际权力还在总统手中,总统可以先开打,然后再到国会报告。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国会在战争权力方面存在感不强。

相关资料来源:新华社,维基百科、北大法宝等

编辑:毕诗尧

校对:陈饼果,沈祖畅

篇篇都是原创,天天都是独家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