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医生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被抓!警方今早通报

原标题:广州医生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被抓!警方今早通报

因在网上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广州医生谭秦东遭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抓捕。

家属刘璇收到的逮捕通知书

谭秦东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称,谭秦东的文章造成了140余万的退货损失,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

但谭秦东的家人称,谭秦东是出于一名医生的职业操守警告部分老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并没有虚构事实。”

最新

凉城县公安局回应事件

今天(15日)上午,凉城县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对事件进行通报称:

2017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到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互联网上有人对“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称鸿茅药酒 是“毒药”。网上的大量不实言论和虚假信息,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给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凉城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日立案侦查,经查《中国神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系广州谭某所写,并在网上进行大量传播,谭某的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凉城县公安局于1月10日对嫌疑人谭某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月2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事因

因一篇阅读量为2241的网帖

他被警方带走

今年1月10日傍晚,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赶赴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道旭景佳苑小区,带走了谭秦东。

谭秦东的妻子刘璇称,谭秦东于当天下午六七点左右被抓,“当时我在家带小孩,有邻居上来说,我家有个人被警察押在楼下。”刘璇立即下楼,发现被抓的正是丈夫。

谭秦东是在住宅楼二楼被抓的,“当时他喊我的名字,有个警察就问我是谁,我说是他老婆。”刘璇称,其中一名便衣警察出示警官证,称有事要问谭秦东,但谭秦东要跑。

谭秦东被警方带走的地方。

“我老公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所以跑到二楼并报警。”谭秦东的4岁女儿也在现场,“警察说不要让小孩看到,叫我把孩子带回家,十几分钟我再下去时,他已被带走。”

刘璇告诉红星新闻,当晚她一直打不通谭秦东的电话,最后只收到了丈夫的一条微信,“说正在接受警察的询问,叫我不要担心。”

1月14日,刘璇赶赴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在当地看守所见到了谭秦东。谭秦东说,他之所以被抓,源于他去年12月19日在“美篇”上发布的一篇帖子。

刘璇展示的原帖内容显示,该帖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注:原帖为“鸿毛药酒”)。

该帖中,谭秦东撰写的内容分三部分,开头: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人到老年,心脏和血管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共88字);正文:老年人,退休后很多消遣项目就是电视,鸿毛药酒……夸大疗效,包治百病……(共132字);结尾: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礼物。最后,该文注明“部分内容转自西茜医生”。

“毒药”网帖文章截图。

刘璇并不知道丈夫在玩“美篇”,“但他曾把此文发到微信群”。1月16日,谭秦东告知刘璇用户名和密码后,刘璇即屏蔽了该账号,截至当日,该文阅读量为2241,谭秦东的账号仍只有5个粉丝。

鸿茅国药方报案称受网帖影响

公司损失利润140余万

凉城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受案登记表显示,2017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一员工受公司委托报案。该员工称:

近期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甚至宣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大肆散播不实言论,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市场经济损失难以估量,严重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经侦大队的一份材料办案说明显示,报案内容涉两篇文章:一篇是安徽黄埔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网站“雪球每日最热”的文章,一篇是来自南京蓝鲸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网站上谭秦东所发文章。经调查取证,警方认为,前者不构成犯罪。

据相关询问笔录称,受“毒药”一文影响,在深圳、杭州、长春三地,共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这两家公司为吉林省海山医药有限公司、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两公司分别退货14000瓶、43200瓶,涉及货款827000元、2983392元;7名市民分别要求退货一箱、12瓶、8瓶、6瓶、1瓶、1瓶、1瓶。

内蒙古丰镇兴丰会计师事务所作出《会计鉴定书》做鉴定结论称,若两家医药公司履行合同,鸿茅药酒方能赢得净利润1425375.04元。

1月5日,凉城警方从“美篇”所隶属的南京蓝鲸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调取了谭秦东的注册ID号(12874477)、手机号。该公司负责网上信息发布的副总经理称,谭秦东的网帖“没有明显违法犯罪的内容,可能有一些侵权诽谤情节,但这不属于公司的审核范畴。”

1月10日,谭秦东被凉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5日,经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谭秦东被执行逮捕。

3月13日,凉城县公安局作出《起诉意见书》称,依法侦查查明:谭庆东在微信群连续转发“毒药”一文10次左右,网站点击量2075次,美篇APP有三次访问,微信好友有250次访问、微信群有849次访问、朋友圈有720次访问、其他访问253次、被分享120次。

律师说法:

正文多转自公开报道与处罚公告

有公司退货是否受文章影响需更多证据

谭秦东,现年39岁,2010年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曾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师,担任过制药公司的医学事务专员和顾问,2015年起自主创业开办医药科技公司。

谭秦东的硕士研究生毕业证。

为弄清楚谭庆东所写文章是否受其他企业指使,其辩护人、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已两次前往凉城县看守所见面,“谭庆东说自己纯粹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才发了这么一篇帖子。”

谭秦东在询问笔录中称,其“美篇”账号文章均从网上下载发表,至于“毒药”一文,是受一个“不认识的微信朋友”鼓动,“头脑一热发出去了”,其标题用“毒药”二字,乃是“为了博取读者眼球”。

谭秦东的医生执业证书。

他称,该文主要内容来自“非凡医品”公众号文章,原文标题《奇葩:67种药材能治47种病 1169个广告的国药鸿毛药酒坑人到什么时候》(注:原文标题为“鸿毛”)。

谭庆东发布的“毒药”一文,正文部分提到了心肌的变化、心脏传导系统的变化、心瓣膜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5个概念,“这都是科学叙述,讲的是这些疾病的原理,相似内容可以在权威医学杂志、网站上查询。”胡定锋说。

正文其他部分转自权威媒体、网站和国家行政机关的公开报道与处罚公告的截图,包括:新京报的报道《屡查不改 鸿茅药酒仍在称“所有人都能喝”》;新浪网的报道《鸿茅药酒被责令停售 治病药酒被指夸大宣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刊登的公告《海南省暂停鸿茅药酒等九个违法广告药品的省内销售》。

“文章的问题,无非是科普的内容引用多了一些,论证的逻辑少了一些。”胡定锋在提交的律师意见书指出,鸿茅药酒在广告营销中虚假宣传、多次遭到各地行政机关的处罚在先,在这种情况下,谭秦东视“鸿毛药酒”为“毒药”加以斥责,虽用词不妥但情有可原,不应该以刑事犯罪的手段去对付。

胡定锋说,近年来,社会各界对鸿茅药酒的质疑声很多,“网络上存在大量批评鸿茅药酒的报道和文章,和它们相比,这篇文章的影响要小得多。”

对此,云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中心主任汤光仁认为,谭秦东没有损害“鸿茅药酒”声誉的主观故意,其文章的立意,是提醒一群特殊的老年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文章标题中的“毒药”也是文艺的提醒,不能当做虚构的事实,就如同成语“饮鸩止渴”,其中“鸩”也是毒药的含义,故此其文章中所谓的毒药究竟是否是虚构事实还是文艺表述或者专业提醒,应该仔细甄别。至于两家公司退货的后果,则需要有更多证据来证明的确是受到这篇文章的影响,否则最终也很难认定。

案情进展:

警方对文章点击转发等认定补充侦查

或于近期开庭被追究民事赔偿

《刑法》第221条对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作如下规定: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胡定锋拟为谭秦东作无罪辩护。他认为,文章内容来自已有的公开报道或政府部门的行政处罚公告,故“捏造”前提不能成立,就文章的动机而言,谭秦东针对的是老年人这个特定的群体,“是告诫有高血压、冠心病和心脏病的老年患者,绝对不能饮鸿茅药酒。”

谭秦东曾告诉胡定锋,鸿茅药酒是甲类非处方药,不是酒或保健食品,有具体的禁忌症、适应症、疗程和严格的剂量要求,“但它的很多广告和餐桌相关,老年人看电视多,会误以为这是一种可以不限量饮用的酒。”

1月25日,检察院作出《逮捕案件继续侦查取证意见书》,要求凉城县公安局调查“毒药”一文发布后,是否还存在其他因这篇文章而取消订单的情形;公安机关移送起诉后,3月23日,凉城县人民检察院作出《补充侦查决定书》,要求凉城县公安局对起诉意见书所提到的文章点击量和转发量是如何认定的等6个方面进行补充侦查;4月9日,凉城县公安局补查重报。

4月11日上午开始,记者多次致电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责任公司“媒体单位唯一咨询电话”负责人,截至4月13日下午,该负责人尚未对此案相关问题做出回应。

刘璇得到消息称,此案或于近期开庭,谭秦东被追究140万损失的民事赔偿。她说,过去三个月,还以为“好好配合”就能尽快还谭秦东自由。

该产品广告违法上千次

根据《健康时报》的报道,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的广告曾经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次数多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2015年9月1日新《广告法》实施,规定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鸿茅药酒依旧我行我素,最终成为上海查处的违反新《广告法》第一案。

鸿茅药酒无处不在的广告,甚至比莎普爱思更加夸张,而且善于植入热门电视剧,像《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中国式关系》《老爸当家》《我的岳父会武术》都曾植入该公司品牌或药酒本身。这种疯狂营销的模式,与鸿茅药酒的老板鲍洪升的发迹模式密切相关。

在上世纪90年代,同样利用广告营销做成品牌的“婷美”保健内衣、“美福乐”减肥产品,都出自鲍洪升之手。所以,许多购买者一定想不到,这个做药酒的男人还曾是减肥产品和保健内衣界的旗帜。当然,不管是减肥产品还是保健内衣,都遭到了工商部门的多次查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夸大功效、虚假宣传。

本文综合自红星新闻(cdsbnc)、南方都市报(nddaily)、@凉城县公安局

红星新闻记者 刘木木 实习生 吴俊龙

南都街谈作者尼德罗

持续关注,点个ZAN吧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