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总指挥是谁?

原标题: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总指挥是谁?

谈及1979年那场对越自卫还击战,多数人认为是许世友和杨得志指挥的。其实,他们只是战场的具体军事指挥员,真正进行战略决策的总指挥,而是在北京,是77岁的共和国元帅徐向前。

说到徐向前元帅,那是我军五大军事家(即彭德怀、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粟裕)之一,在战争年代功勋赫赫,青史留名。关于徐向前元帅的军事才能和历史功过,在各大军事论坛向来属于讨论热点

此时尚健在的元帅还有聂荣臻、叶剑英等人,为何徐向前是总指挥呢?

一是徐向前在战争年代就是有名的会打仗的战将,二他是健在的元帅中最年轻的,三他是国防部长。

1978年2月,在五届人大会上,徐向前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他出任国防部长才几个月,10月,西南边境就军情紧迫。

在邓小平的决策下,徐向前开始具体进行军事部署——在广西、云南边境进行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准备。

次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

1978年12月上旬,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策发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并发布了战略展开命令。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军中老帅来说,能够又一次闻到战争的硝烟,内心无疑是兴奋的。关于这一仗到底该如何打,在什么地点、什么时机、使用什么部队进行作战等问题,徐向前是高度关注。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这一战既要达到惩罚越南的目的,又要把战争限制在有限范围内,做到有理、有利、有节,军政双胜。当时的人民解放军已经20多年未战,长期受政治冲击,训练水平较差,高级军官年龄老化,能不能打赢还真是一个问题。徐向前为此进行了苦苦思考。

由于越南与苏联签订了有军事联盟性质的条约,百万苏军压在中国北方边境上,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在南方进行惩越作战时,必须要考虑到苏联会在北方采取武力援越行动。一旦如此,战争规模就难以控制了。打越南,必须速战速决、速歼速回,这是一个重要原则。人民解放军的作战传统,主要表现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敢于向敌人纵深实施大穿插、大迂回,分割包围,断其一指,歼敌有生力量。

因此,集中解放军多年建设积累的机械化兵力兵器,采取大迂回、大包围战术,一举吃掉越军在边境的重兵集团,尽快结束战争,是非常必要的。根据上述思考,徐向前将自己的想法在军委会议上提出来,并进行了详细解读。军委接受了徐向前的建议,并通过总参把指示传达到了各参战军区。原来广州军区和昆明军区上报的作战方案都是在边境浅近地区稳扎稳打,比较稳妥。军委的指示一下,两个军区只好重新修改了作战方案,改为大穿插、大突击,对越南的省会城市和重兵集团形成分割围歼之势。

新的作战方案报上来后,徐向前全程参与,主持对作战方案字斟句酌、一丝不苟地进行了审查。当时另一位著名军事家、时任中央军委常委的粟裕大将也很关心这次作战,贡献了自己的不少意见。两位老帅老将通力参与,直到和军委、总参的意见达成一致,才通过了作战方案。

应该说,从后来的实战结果看,大穿插、大突击战术对于越南这样特殊的异国作战环境是不适用的,给部队造成了很多困难,预定作战方案有相当一部分企图落空,后来又经过周折反复才算达成了基本作战目的。然而作战时间也大大延长了,前后共打了28天,未能做到原先估计3-5天的速战速决、速歼速回,并在作战初期一度陷于被动。好在经过冷战阵营的战略博奕后,苏联终于没有下决心采取武力援越行动,中国才能摸了一把老虎屁股,重创越南,奏凯而归。

徐向前仿佛又回到了革命战争年代,每天都吃住在西山统帅部指挥作战室,参与作战方案的拟定,下达每一个对前线战事的命令。他指挥作战时有个习惯,只要前线的枪声一响,就睡不着,吃得也少。但是,此时的徐向前已不是当年了,已经77岁,还患有头痛病。

2月中旬,前线战事正紧时,他头痛得实在厉害,只好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强忍着。作战室里的将领们都以为他在思考问题。秘书和警卫进来后,才发觉他病了,连忙送上他常吃的药片。

此时徐向前本已戒烟多年,由于经常熬到深夜,精神紧张,身体疲劳,烟瘾又犯了。好几次,自己没带烟,找吸烟的将领们要香烟。

可是,有时他已经把烟点着了,一看保健医生来了,不等提醒,就会马上丢掉。

南边的战场按照他预想的方向进行。但是,徐向前还是当年的老脾气,一打仗就声高嗓门大,脾气也大。一次,他听说许多上前线的连队,还和从前一样,让炊事员背上笨重的行军锅随军前进,当即就发火了:“这怎么行,又费时又费劲,一定要把吃饭的问题解决,当成个课题研究改进!”

经过十几日的战斗,徐向前决定部队敌国不久留,教训对方一下就撤兵,获得了邓小平的同意。

28天后,参战部队凯旋回国,徐向前又受邓小平委托,在中央军委驻地三座门主持会议,听取了军事科学院院长宋时轮关于对越作战情况调查的汇报。几个月后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英模报告团进京汇报,徐向前与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同接见了这些“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并题词以示褒奖。徐向前的题词是——“为祖国而战的英雄们功勋永存”!

战后第二年,一次徐向前突然从内参上看到一条消息:在昆明街头,一位残疾军人佩戴着勋章讨饭。这让他十分难过。之前,他已听到不少反映:一些残疾军人的生活条件很差;一些烈士家属得到的抚恤金,还抵不上一头牛的价钱;有些地方的烈士家属甚至领不到抚恤金。一次,他愤怒地说:“战士战死还抵不上一头牛,这是什么政策?”于是,他特意让总参谋长杨得志向中央书记处“提要求”:地方政府一定要安排好残疾军人的工作和生活,建议国务院拨专款解决这个问题。

在对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有不少官兵负伤致残。战后国务院下发的有关文件里规定:各地对伤残官兵“酌情安排工作”。然而,有些地区把残废军人当成包袱,没有安排他们的工作,使一些伤残军人生活无着。于是,有的城市大街上出现了残废军人佩戴军功章乞讨的现象。

在老元帅的力争下,国务院重新下发文件,规定对残废军人“一定要安排工作”。徐帅此举,虽然无助于缓解伤残官兵身体上的痛苦,但情暖人心,公道自在。1990年9月21日,徐向前元帅因病逝世,享年89岁。

转载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