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英法动武能否扭转叙利亚战局?

原标题:【专访】美英法动武能否扭转叙利亚战局?

4月14日,叙利亚大马士革郊区巴泽,一个科学研究机构遭美国联军空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月13日晚,叙利亚遭受了美国、英国和法国三国的精准武力打击。首都大马士革地区的一处科研中心、中部霍姆斯省以西的一个“化武原料设施”和附近的一个指挥站成了打击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按计划要在14日前往大马士革调查一周前的杜马化武事件。

叙利亚称袭击造成了至少三名平民受伤,叙政府对美英法进行了强烈谴责,称此次袭击是三国对国际法的蔑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声明称,美国及其盟友对叙利亚的打击是“针对一个正在反恐前沿的主权国家实施的侵略行为”。

而从美国则对战果颇为满意。美国国防部表示,联军共发射了105枚导弹,摧毁了所有计划中的目标,叙利亚没能抵抗美军的攻击。

俄罗斯国防部则表示,叙利亚军方用前苏联制造的S-125、S-200、山毛榉、Kvadrat和Osa导弹,拦截了联军103枚导弹中的71枚。俄罗斯汉特-曼西自治区首府长官娜塔莉亚·科马洛娃(Natalya Komarova)说,叙总统阿萨德看上去心情不错。

阿萨德周日在大马士革会见多位日前到访的俄议员和官员时,对前苏联制造的防空系统质量大加赞赏。

“昨天面对着美国的侵略,我们用1970年代苏联制造的导弹击退了它。1990年代以来,美国电影一直在展示俄制武器的落后,而现在我们看出到底是谁落后了,”阿萨德说。

近来叙利亚政府军形势一片大好,也让阿萨德很开心。据新华社报道,叙利亚军方宣布全面收复了东古塔地区。声明说:“军方取得重大胜利,整个东古塔地区的恐怖主义被清除”。

化学武器究竟是个“幌子”,还是确有其事?美国此次打击效果如何?阿萨德为何对叙利亚的局势信心满满?

界面新闻就此专访了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李福泉、闫伟,以及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从外交和军事角度进行了解读。

界面新闻:在禁化武组织来到大马士革调查前,美国为何急于对叙利亚动武?

李福泉:很明显,现在美英法需要的不是一个真相,而只是打击叙利亚的借口,因此根本不在乎这个真相。而且我们也注意到,化武事件的发生在叙利亚内战中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

每当政局有利于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一方的时候,就出现了化武事件,然后美国等国家以此为借口,就可以对阿萨德政权展开所谓的“合法”打击。

界面新闻:美英法动武是否意味着他们已经取得了令人信服的化武证据?

李福泉:恰恰相反,他们手中根本没有相关的证据,如果有了足够的证据,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公布于世,这种打击就在国际舆论面前是合法的,显然他们没有这样的证据。

因为根本没有给禁化武组织充裕的时间,本身就说明了他们其实手中根本没有证据,他们需要的也不是这个真相。

界面新闻:有可能是叙利亚政府军基层士兵自作主张使用化学武器吗?

李福泉:我觉得应该是可以完全否定的,因为拥有化学武器是个很复杂的事情。一般的士兵可以运载枪支,但是化学武器从保存到运输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对技术要求比较高。

前几年,叙利亚政府军所拥有的化学武器已经被运到外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阿萨德已经撇清了叙利亚政府军手中有化学武器的嫌疑。

而且我们也看到,在形势对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有利的时候,他们怎么可能去使用化学武器,而且针对的是妇女儿童,然后给西方打击的合适理由?这在逻辑上也根本是无法讲通的,那么我们也很难去认为是叙利亚一方,或者是包括俄罗斯一方,他们主动使用了化学武器。

界面新闻:俄罗斯表示叙利亚拦截了英美法的大部分导弹,美国国防部却称叙利亚没能抵挡联军的攻击。美国这波打击效果究竟如何?

李福泉:我们确实从图片上看到有些导弹被拦截了,这是既成的事实,并不是所有导弹都成功地命中目标。美国的出发点并不是对叙利亚政府及其政权造成多大的威胁,也就是说目的是有限的。

因此打击之后,可以说对叙利亚政府军和阿萨德政权,对俄罗斯势力在叙利亚的存在,丝毫没有根本上的削弱,也就是打击本身根本没有改变叙利亚战场的格局和发展的总体趋势。

界面新闻:美国此次在袭击中使用的是“战斧”巡航导弹,是否释放了某种信号?

闫伟:我认为,使用“战斧”导弹是冷战之后美国对外军事干预,尤其是对中东军事干预的常规操作。使用巡航导弹就是要打击阿萨德政权的固定目标,同时避免美军不必要的人员伤亡,来达到有限打击的目的。毕竟美国短期内不可能派遣地面部队进入叙利亚,而叙利亚政府军具有一定的防空能力。

王晋:对,战斧巡航导弹是美军海外打击的标配,尤其是从军舰向陆地目标发动攻击。

界面新闻:在短期内,美国还有新的对叙打击行动吗?

闫伟:近期内,再进行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不大。尽管美国政府称已做好了再次打击的准备,叙利亚也具有制造化学武器的能力,但美国对于叙利亚的打击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尽管其打击主要目标是所谓的叙利亚化学武器研发和储藏地。

这次打击更多的是在向俄罗斯和叙利亚释放信号,即未来的叙利亚局势不能够由俄罗斯一家主导,也不会让阿萨德政权收复失地。当然,也是在给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和在叙利亚的代理人站台。

不过以化学武器为理由的较量和博弈,以及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和讹诈可能还会出现。我们知道,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打击并不是第一次了,在去年美国已进行了相应的军事行动,只不过规模比这次小。

王晋:美国在打击之后的表态,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外强中干”的表态吧,就是婉转地表达“军事打击已经结束”。此次军事打击太过短暂了,所以美国高层需要有一种“等着瞧”的话语来摆脱尴尬。

界面新闻:俄罗斯和伊朗在外交上已经对此次袭击进行了谴责,这两个国家能在军事上给叙利亚多大的帮助?

闫伟:叙利亚对于俄罗斯和伊朗而说是很重要的。事实上,没有俄罗斯和伊朗的强力支持,复兴党政权坚持不到今天。俄罗斯在叙利亚有两个军事基地,其中的塔尔图斯港是俄罗斯在地中海唯一的海军基地。

叙利亚则是伊朗将中东什叶派地带联系起来的枢纽。伊朗向叙利亚派遣了大量军事人员,一些伊朗的民间人士也积极赴叙利亚参战。

王晋:是的,俄罗斯和伊朗对于叙利亚政府的帮助是决定性的,叙利亚情报军事机构现在基本上都受到伊朗和俄罗斯的影响,比如叙利亚空军可能与俄罗斯合作更多,而政治情报机构则需要与伊朗保持关系。当然伊朗和俄罗斯对于叙利亚立场并不完全相同,但是当前这两个国家的分歧不影响他们对叙利亚政府的共同支持。

界面新闻:叙利亚国家电视台播出的画面显示,西方打击过后,阿萨德在会见俄罗斯代表团时表现得“谈笑风生”,还说叙利亚人民“不再害怕北约”。阿萨德为何做出如此乐观的表态?

李福泉:我想也是基于他对此次打击的一个评估,确实这个打击其造成的损失,包括人员的伤亡都是非常有限的,根本无关大局。总体上来说,这种力量的对比在叙利亚目前还是没有根本的变化,再说美国目前没有要派地面部队进去,仅仅只是空中打击。

它所涉及的并不是要直接地推翻或摧毁叙利亚政权,因此效果是非常有限的,其目的决定了效果是非常有限的。

界面新闻:叙利亚化武问题在国际社会产生了分歧,在联合国安理会也分化成了严重对立的两派。未来事态将如何发展?

闫伟:化武问题在联合国乃至国际社会的反响显然不同,但只是大国博弈的噱头。叙利亚问题的深层原因,从外部来看还是美俄在世界范围的大博弈,比如在乌克兰问题、北约东扩、东欧反导问题等。叙利亚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双方博弈的焦点罢了。我认为,叙利亚问题的解决首先要看美俄两国在上述问题博弈的结果。

再从地区层面看,叙利亚又是地区内各种力量博弈的风暴眼。美国在中东霸权的衰落,俄罗斯在中东的扩张,以及阿拉伯国家在2010年以来的政治大变局中的大分裂、衰落,伊朗、土耳其、沙特在地区影响力的异军突起,都使中东地区的秩序处于破而未立的状态。

第三个层面,是叙利亚国内的问题。叙利亚的民族、教派、部族存在严重的分裂,国家认同感存在问题。

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尽管在复兴党治理下,国内较为稳定,但是并没有解决当代叙利亚历史发展的深层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怎样在不同民族和教派之间有效进行权力分配,以及怎样协调宗教传统和现代西方文明。

王晋:当前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的争夺主要集中在政治和外交领域,因为叙利亚战场基本面已经大体定型,除非美国或者其他国家大规模投入资金和人员直接介入。因此外交领域,尤其是联合国平台的“口水仗”将会持续成为常态。

界面新闻:那么叙利亚问题最终将如何得以解决?

闫伟:从这三个层面来看的话,叙利亚问题很复杂。要解决的话,首先要有良好的外部环境,在这个基础上逐渐完成政治重建。但是,现在美俄的尖锐冲突使叙利亚问题的解决难上加难。

作者:李曾卓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