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国家药监局喊你谈谈:虚假广告怎么回事?

原标题:鸿茅药酒!国家药监局喊你谈谈:虚假广告怎么回事?

近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因吐槽“鸿毛药酒是毒药”被跨省抓捕的新闻,将“鸿茅药酒”推上了风口浪尖。详情可戳链接→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广州医生被跨省抓捕!内蒙古凉城警方回应…

4月16日晚,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相关情况回答记者提问,表示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各家媒体也纷纷就“鸿茅药酒是药是酒”、“民事纠纷还是刑事案件”、“企业商誉还是言论权利”等内容发表评论。

国家药监局:

责成鸿茅药酒解释虚假广告问题

16日夜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了有关情况答记者问。

近日,记者就鸿茅药酒有关监管情况,采访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

一、很多人认为鸿茅药酒是保健食品,并不清楚它是一种药品,请您介绍一下鸿茅药酒的注册审批情况。

鸿茅药酒为独家品种,现批件持有人为“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于1992年10月16日批准注册,原批准文号为“内卫药准字(86)I-20-1355号”。2002年,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统一换发批准文号,该品种批准文号换发为“国药准字Z15020795”。后经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两次再注册,现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0年3月18日。

鸿茅药酒药品标准收载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品标准《中药成方制剂》第十四册,处方含有67味药味,规格为每瓶装250ml和500ml,功能主治为: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以及妇女气虚血亏。

二、鸿茅药酒是如何成为非处方药的?

我国于1999年发布《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并按照该办法开展非处方药的目录遴选与转换。2004年以前公布的非处方药,是由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专家分批从已上市的标准中遴选产生;2004年之后公布的非处方药,是按照《关于开展处方药与非处方药转换评价工作的通知》,由企业对已上市品种提出转换申请,经对企业申报资料进行评价后确定转换为非处方药。

2003年11月25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关于公布第六批非处方药药品目录的通知》(国食药监安〔2003〕323号),公布鸿茅药酒为甲类非处方药。

三、“是药三分毒”,鸿茅药酒作为非处方药,使用中需要注意什么?监测到哪些不良反应?

非处方药本身也是药品,因而具有药品的属性,风险与获益并存,有些非处方药在少数人身上也可能引起严重的不良反应。所以,非处方药也要严格按照药品说明书的规定使用,不能随便增加剂量或用药次数,不能擅自延长用药疗程,更不能擅自改变用药方法或用药途径。如在用药过程中出现不良反应,应及时停药,严重者应及时去医院就诊。

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

四、针对公众的质疑和担心,国家药监局采取什么措施?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其有关规定,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求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

一是责成企业对近五年来各地监管部门处罚其虚假广告的原因及问题对社会作出解释;对社会关注的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加强不良反应监测,汇总近五年来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开,同时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报告。

二是严格按照说明书(功能主治)中规定的文字表述审批药品广告,不得超出说明书(功能主治)的文字内容,不得误导消费者。

三是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持续加大对该企业日常检查和飞行检查力度,督促企业落实药品安全主体责任。如发现违反药品相关法律法规的问题,将依法严肃处理,直至吊销药品批准文号。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同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一则通知,要求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重申了上述三条举措。

中国医师协会:

愿为涉案医生提供法律援助

16日,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就“鸿茅药酒事件”发表声明。声明称“我们正在设法联系谭秦东的妻子,以进一步了解案情,我们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

声明表示:

中国医师协会认真阅读了《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2018年4月15日的官方微博,我们认为刑法应当谦抑。据此,我们正在设法联系谭秦东的妻子,以进一步了解案情,我们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同时我们呼吁:

1、各医药企业应严格遵守《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依法依规发布广告;

2、对于涉及药品的不同观点应慎重对待,以示对生命负责;

3、公权力机关应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和言论,防止将民事纠纷刑事化。

违法2630次,鸿茅药酒广告依旧凶猛

尼尔森网联AIS全媒体广告监测显示,去年1月至11月,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替代宝洁有限公司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投放总额同比增长55.9%。

而根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CTR MI)的数据,2016年,鸿茅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在电视广告中的投放额为150亿元。

经查询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后发现,鸿茅药酒广告这几年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关于鸿茅药酒引发不良反应的报道一直没有间断过。2015年12月,在北京延庆县食药监局调解的一起诉讼中,消费者郭女士投诉,反映其在某药店购买了鸿茅药酒等产品,服用后出现严重的身体不适,经协商,经营者同意退还消费者购买药品的全部费用1627.8元。

然而,这些疑问并没有影响鸿茅药酒广告播出,“鸿茅药酒,每天两口”的广告语仍频繁出现在各种电视广告中。内蒙古鸿茅药业股份公司集团一副总经理也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量鸿茅药酒的消费者已形成了饮用习惯,每天都喝,长期服用。”

一边是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在各地被查处,另一边鸿茅药酒不断获得广告批文。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数据库,2011年至今鸿茅药酒一共获得从蒙药广审(文)第2011010004号到蒙药广审(视)第2017080117号共1034个广告批文,仅2017年1~7月就获得234个广告批文。

媒体评论

人民日报:鸿茅药酒:神药还是神广告?

医生的言论是否对鸿茅药酒构成严重损害,警方跨省追捕是否存在民事纠纷刑事化的问题,舆论场上出现的这些疑问,有待相关部门的权威调查、确证。唯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并及时公布进展,才能真正回应公众关切。

应该看到,舆论监督并不是要彻底否定鸿茅药酒的药品价值,而是要让鸿茅药酒回归药品定位,不再用虚假的保健品广告赚取利益。对此,相关政府部门和企业应该摒弃面对舆论监督的对立态度,善于从舆论监督中吸取教训,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事实上,更多药企都应该引以为戒,药品广告不能逾越法律的红线。

团结湖参考:鸿茅药酒的“酒劲”怎么那么大?

一家被通报违法两千多次的企业能够安然无恙,一个医生写了一篇无人知晓的吐槽文章就被逮捕,这里面究竟有着怎样的深意呢?在我看来,这恰恰证明,在资本的强悍面前,消费者的知情权显得尤其羸弱。

在违规广告的狂轰滥炸面前,人们仅有的一点理智也可能被剥夺。而一旦出现谭秦东这样的质疑者,公权力就会出场,替企业进行打压。无论如何,这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应该有的模样。

在凉城那种经济并不发达的地方,财大气粗的鸿茅药酒无疑有着特殊的地位。对这样的“民族品牌”利税大户,地方当然会责无旁贷地进行特殊保护。说到这里,不禁要心疼凉城警方三秒钟。面对舆论的强烈质疑,他们首当其冲,但想必也是有苦说不出。

对这样一家屡屡触犯红线的企业,监管部门究竟该怎么办?

这样一块烫手山芋,捂得越久,烫伤只怕越严重。

长安剑:又见“跨省抓捕”舆论哗然,“鸿茅药酒事件”这三个问题应当得到回应!

正常推广还是虚假宣传?民事纠纷还是刑事案件?企业商誉还是言论权利?

正当的市场经营秩序,不是商家手持扩音器播放广告的单行道,应当允许、乃至鼓励消费者在使用产品后,依据其亲身经历做出客观评价,更应当鼓励有专门知识的人士发表专业意见,为消费行为提供参考。

良好而畅通的反馈渠道,是市场健康发展、优胜劣汰的关键。面对虚假宣传,消费者有权大声说不,而不是只能用脚投票。

本案的结果无论走向何方,都必然要有当事人为自己曾无视法律而付出相应代价。

侠客岛:犯鸿茅药酒者,怎能虽远必诛?!

积极政商关系的构建,既需要官商保持正常的联系和交往,又要使官商各安其道并行不悖,真正做到有交集而无交易。

如果凉城县警方是基于鸿茅药酒在地方经济中的重要性,才实施跨省抓捕的话,显然不止是违背了刑法的谦抑性原则,更是肤浅地理解了“亲”“清”的政商关系。

今天,政府可以动用公权力来抓捕所谓的造谣者,明天就可以动用税务、工商来挤垮所谓的竞争者。这不是对地方企业的保护,而是对地方法治环境的戕害。毕竟,营商环境最根本的保证还是法治。

相关新闻

鸿茅药酒又起诉一名撰写公号的律师

报警跨省抓捕一名广州医生后,鸿茅药酒还起诉了一名发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实例的律师。

3月5日,律师程远在自己的公号“法律101”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实例的文章——《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4月16日晚,媒体从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程远处获悉,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以此文严重诽谤鸿茅药酒声誉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案件已于4月9日开庭,但尚未宣判。

在起诉前,鸿茅药酒公司在官网发了一份“严正声明”,要求程远“立即就其违法行为公开向我公司道歉”。程远透露,起诉前,鸿茅药酒公司的人曾找过他,希望他删掉那篇文章,但被他拒绝了,“我觉得我写得没什么错”。

程远的文章中,选取一则经过食药监部门审批的鸿茅药酒广告,以此为例进行分析,以窥探食药监部门的审查尺度。通过分析,程远认为,食药监部门在广告审批时,采用了极为宽松的标准。他还认为,除了宽松的审查标准,宽松的行政处罚也是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对于鸿茅药酒公司指责程远采用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数据的说法,程远表示,相关数据援引的是媒体的公开报道,食药监总局的官网上也有相关公示,“所以这些应该都是比较确凿的东西,在事实方面没有什么错误”。

编辑|孙晟源 王子轩

综合国家食药监局、上观新闻(ID:shobserver)、人民日报评论(ID:rmrbpl)、长安剑(ID:changan-j)、侠客岛(ID:xiake_island)、团结湖参考(ID:Talkpark)、澎湃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可戳↓↓↓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