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黑店」怎么玩:人肉包子蒙汗药,船托假货仙人跳

原标题:古代「黑店」怎么玩:人肉包子蒙汗药,船托假货仙人跳

人在旅途中,最怕遇到,却最容易遇到的是什么呢?当然是——

黑店

▲电影《大话西游》截图

原创不易,请勿盗文,违者必究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文/赵小昭

现代人遭遇“黑店宰客”通常发生在旅途中,古代也一样,而且手法更专业,除了制假售假掏光你的荷包,毕竟还有真正的“宰客”——杀人抢劫...

黑车竟有祖师爷---“霸渡”

▲百度搜索“黑车宰客”相关的新闻报道

到达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旅游景点,最先迎接你的是谁呢?当然是黑车司机了!不论是各个地区的火车站还是景区门口,到处都有热情的“黑车拉客”现象,一旦你贪便宜图方便上了他的车,绕路、加价,甚至被甩在半路都有可能。

古代没有出租车,但是有“霸渡”,可谓是现代黑车“宰客”的祖师爷。

在《名公书判清明集》里,专门有“霸渡”一章:“于深阔湍险之处,吓乞取财者...”,“到处渡头,结托无赖之徒,骗胁客人,要勒钱物,稍不如意,群然殴打,无异劫掠……”这种宰客的行为在当时是“以持杖窃盗论”。

法令有用的话,要捕快干嘛?

在《水浒传》里,浔阳江上的“霸渡”——张横和张顺兄弟因为有“托儿”这门先进的科学技术,在恐吓、勒索客人这方面最“优秀”,。

张顺是“宰客”的“船托儿”。从损人利己的角度上来看,“托儿”具备不可或缺的重要性:盆友圈里做微商的发财了,于是你就代理了“三无面膜”;某节目说农民祖传的尿壶卖了几亿,于是你就买了路边刚挖出来的“假宝玉”...

▲“船火儿”张横,电视剧《新水浒传》截图

据张横介绍,当年,他和张顺只要赌钱输了,就去浔阳江上做“私渡”宰客。具体的过程是这样的:

张横先驾一只船,停在江边:“马上开船!马上开船!去江州的赶紧上船啦,先上船再买票啊!坐满就开船啊!”

待客人快坐满时,一个背着大包的单身客人慌慌张张跑到岸边,大声问:“船家,请问去江州系喺呢度坐船呀?”这个外地口音的乘客其实就是张顺。

“yes,要去江州就快上船!”张横很不耐烦地说。

“有冇位?”

“有,坐满就走!”

傻头傻脑的张顺上了船,张横一看客满就撑桨开船。

船到了江心,张横歇了橹,抛了锚,提一把板刀,冲大家吼:“买票!买票!”

“要几多钱?”张顺问。

“三贯!”

正常来说,一贯钱是指一千个铜钱,宋时流行省陌,“以七十七钱为百”,(《宋史》 卷180食货志)。即一贯钱为七百七十钱。

“你讲笑咩?我上次由揭阳镇去江州,豪华VIP专座,先至500钱,坐你个烂船就要三贯钱?又唔系去沙门岛!”张顺装作和张横争执。

“少他妈废话,你给不给?”张横怒视着张顺。

“唔俾!”(不给)张顺态度坚决。

于是张横劈手将张顺的行李包抢了,一手揪住他的头,一手提着他的腰,扑通一声丢到湍急的河水中。事实上,“浪里白条”张顺能在“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他早就潜到了岸边等着分钱了。

“看,沉到底了。”张横冷笑看着船上的其他乘客,得意洋洋地开口唱道---

“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

妹妹对面唱着一支甜甜的歌

哥哥心中荡起层层的波

买了我的船票就能活着过呀过河”

面对这么穷凶极恶的“霸渡”,乘客唯有乖乖挨宰,“一个个都惊得呆了,把出来不迭”。

普通黑店:制假售假

在旅游景区购物时,黑店里的“特产”有两个特点:一是“贵”,二是“假”。

▲百度搜索“景区购物陷阱”相关的新闻

古代的黑店,制假售假同样是步步“坑”,样样“假”。

隋朝“第一段子手”侯白(字君素,魏郡临漳,今河北临漳县人。 隋朝学者。好学有捷才,个性滑稽,尤其擅长辩论。举秀才,为儒林郎。隋文帝闻名,令于秘书监修国史,给五品俸禄)在他的段子集《启颜录》里,吐槽当时的黑店“二锅头兑白开水”

数人人酒肆,味酸且淡,乃共嘲此酒。

一人云:“酒,何处漫行来,腾腾失却酉。”

诸人问云:“此何义?”答云:“有水在。”

北宋朱彧在《萍踪可谈》里说当时江西瑞州府的黄蘖(niè)茶 , “号绝云: 品 ,士大夫颇以相饷 ,所产甚微声名远播”因为黄蘖(niè)茶太出名了,“寺僧园户竟取他山茶冒其名,以自眩好事者。”为了满足那些“黄蘖茶粉”,僧侣和从事园艺的农户找来别处的山茶花冒充黄州的黄蘖(“佛系宰客”)

在《名公书判清明集》里,专有一类“伪冒交易”,其中有一个案例是“假伪生药”

说一日,太守胡石壁在市场上买荜澄茄(bì chéng qié,中药材)一两,这种药是非常便宜的,太守在六家药铺各买了一钱六分,黑店“李百五”卖的药不但陈腐细碎,而且杂草梗占其三分之一。

便宜的药尚如此,贵药还了得?卖给太守尚如此,老百姓来买,岂不作假更厉害!

▲受害者欧阳修

孙二娘式“宰客”

1979年香港邵氏大导演李翰祥将唐代传奇小说《河东记》(薛渔思)中的压卷之作《板桥三娘子》和《聊斋志异》(清.蒲松龄)中的名篇《画皮》相结合,拍成电影《鬼叫春》,虽然是属于“风月片”,但是“SB出品,必属佳品”。看过电影的我可以告诉你,影片绝对忠于原著,特别是细节的还原相当认真,包括那时候的三寸金莲。

▲电影《鬼叫春》海报

电影的前半部分,取材于唐传奇小说《板桥三娘子》---古代文学作品中第一个关于黑店的故事。

在唐朝,客栈被称为“逆旅”。人在逆旅,就会遇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话说唐朝汴州城西有家“板桥店”,老板人称“三娘”,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既没有丈夫也没有孩子,更没见她有什么其他亲戚。不过,这个老板娘做生意挺厉害的,她经营粥饭客栈生意挣了很多钱。店里有很多驴、马,有时旅客需要倒换坐骑,她便将自己所养驴马以低价转手;遇到那些天黑找不到地方住的人呢,三娘也愿意低价租给他们房间居住。所以街坊四邻都称赞三娘是一个好心人。

唐宪宗元和年间,许州旅客赵季和,奔赴东都洛阳,途经汴州,入住板桥店。在此之前,已有六七个客人先到,占了外侧便榻,赵季和后来,只得安顿在最里面,其隔壁就是三娘子所住房间。

▲电影《鬼叫春》截图 老板娘和赵季和内涵对话(妆容很大唐,好评)

不晓得是因为认床,还是三娘的美貌,赵季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突然他听到墙壁的那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赵季和的隔壁住的是三娘,“午夜老板娘在屋内做什么呢”?他悄悄起身,从缝隙中窥视:

见三娘子点着蜡烛,取出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套微型的耕种用的农具,以及一头小木牛和一个小木人,它们各自只有六七寸高,放在灶前,含水喷之。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小木人牵着木牛开始耕种。

三娘子又取来一小袋荞麦种子,叫小木人种上。须臾间,种子发芽,很快便成熟了。三娘就地取材,把荞麦收了,让磨坊里的牲口拉磨,将荞麦磨成粉,然后加点水揉成饼。

▲电影《鬼叫春》截图 老板娘和女店员用法术制作“魔法炊饼”

赵季和看得目瞪口呆。这时候,鸡鸣天亮,三娘子把做好的饼端上来,给客人们吃。赵季和觉得害怕,一口烧饼也没吃,扯个谎就背起包袱匆忙离开了,其实他一直躲在店外偷看。

吃了“魔法炊饼”的客人们,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接下来就是很黄很暴力了,美貌的店员开始色诱吃了饼的客人,当客人和她们XXOO时,法力生效,他们当场变成了驴、马、牛等牲口,被栓在客店磨坊圈中,为下一次的客人磨面粉做“魔法炊饼”,而多出来的就被卖掉。

▲电影《鬼叫春》截图 XXOO的客人秒变牲口

原来,三娘子的生财之道就是靠法术制作“魔法炊饼”,然后设“仙人跳”局,把客人变成牲口,不仅将他们的财物据为己有,变成牲口的客人还得真正的“做牛做马”为她干活,最后被她卖了。

南宋洪迈在《夷坚志》中就记载了两个黑店”宰客”的故事---

在山东青州离城30里一带有一个旅店,携带行李并独自一人留宿的客人多数会被店主杀害。钱财到手后,店主就把尸体丢到白沙河里。比这个更恐怖的是在江南西路建昌军境内有户人家经常为过往商旅提供食宿,其男主人是个屠夫。他们等客人熟睡之时将其杀死,把身上财物搜刮干净后,将尸体晒成肉干出售。

最出名的黑店当然是《水浒传》里孟州道十字坡孙二娘的的“人肉包子店”。孙二娘作为中国古代黑店的代言人,“服务宗旨”简单粗暴:用蒙汗药把人放倒,把钱财搜刮干净,衣物都留下,再把人洗洗抬上案板,拿刀剁吧剁吧,再搅拌搅拌,一盆包子馅就这么做成了。

▲98《水浒传》中孙二娘的黑店“宰客”做包子馅

“实是只等客商过往,有那人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水浒传》第27回

实际上,孙二娘的黑店里“人肉包子”并不是重点,甚至都不算犯法——

唐“安史之乱”,张巡、许远被安禄山的军队包围在睢阳。城中粮尽,连战马、老鼠、麻雀等等都吃光了。于是大家互相换小孩子来吃。小孩子吃光了,张巡带头把他的小妾杀了分给众将士吃。全睢阳城一共有六万人,待最后城破时,只剩下几百人了。

唐昭宗时期,经过黄巢农民军和秦宗权军阀五六年的混战,数十个州的区域已经“民无耕织,千室之邑,不存一二,岁既凶荒,皆脍人而食”(《旧唐书》)。待到朱全忠攻打鄜州时,鄜州城中的食物早就吃完了,冻饿而死的人不可计数,有的倒下还没有死,身体上的肉就已经被割了用来卖。当时,市中卖人肉,一斤值100钱,狗肉一斤值500钱。

隋末唐初,自称迦楼罗王的朱粲曾拥有二十万部众,在汉水、淮河之间剽掠,因迁徙没有规律,每攻破一个州县,还没有吃尽该州县的粮食就又转移,将要离开时,朱粲下令把州县其余的物资全部焚毁,“人多相食”,饿死的老百姓堆得像山那样高。朱粲没有再可掠夺的了,就征收各城镇的妇人、小孩供给军队为军粮。

宋朝高宗绍兴三年(1133年),杭州也有吃人肉的场面,而且人肉还有“菜单名”,宋代庄绰《鸡肋编》卷中记载:“老瘦男子廋词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为‘不羡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

孙二娘的“黑店”宰客的重点是“蒙汗药”——麻醉抢劫不仅在当时触犯刑律,现代也是重罪。

《水浒传》中,蒙汗药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良药。在揭阳岭的酒店里,催命判官李立将蒙汗药掺入酒食中,把过路客人麻翻后劫取财物;在黄泥岗上,白胜所卖的酒里掺了蒙汗药,押运生辰纲的杨志一行人吃了酒后,立马头重脚轻,晕倒在地,眼睁睁看着十万贯金珠宝贝被劫走,其药力之强,令他们“直到二更,方才得醒”。

蒙汗药效果如此神奇,以至于很多人都觉得跟“含笑半步颠”(电影《唐伯虎点秋香)、“十香软筋散”(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一样,是江湖中的传说,是文学家们的虚构。

据后世学者考证,“蒙汗药”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一些医药学家甚至给出了它的大致配方,其中:曼陀罗花、乌头、押不芦、醉鱼草就是蒙汗药的主要成分。在佛教中,曼陀罗花有洞彻觉悟的意思,当佛祖说法的时候,曼陀罗花便漫天而降,见到它的人身心都会无比愉悦。曼陀罗的花、叶、果实各部分都含有生物碱,均可以做药用,但是,当中起麻醉作用的几种生物碱(莨菪碱、东莨菪碱及少量阿托品)却大多都存在于花中。这一类碱可以阻断人的副交感神经,抑制中枢神经系统,从而使人的肌肉变松弛,汗腺分泌汗液受到抑制--这正是“蒙汗药”名字由来。

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了将曼陀罗花制作成麻醉药的方法:“八月采此花,七月采火麻子花(即大麻),阴干,等分为末,热酒调服三钱,少顷昏昏如醉,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蒙汗药的成分不仅仅是曼陀罗花,还有乌头、押不芦等。这些均是有剧毒的药物,加剧了蒙汗药的功效,食用过量会使人毙命。南宋周密著的《癸辛杂识》中说华佗之所以能够剜肠涤胃为人治病,全依赖押不芦的麻醉作用,只需将少许押不芦磨成粉状掺在酒里喝了,便会全身麻痹而昏死。

历史上最有名的麻醉药还属神医华佗发明的“麻沸散”。《后汉书》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剖破腹背,抽割积聚。若在肠胃,则断截渝扣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敷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这很类似于我们今天医学手术中的全身麻醉。

我们根据小说中对蒙汗药的描述可以发现,蒙汗药并不是无色无味的,将它掺在酒中能使酒变浑浊,一些武艺高强的老江湖(武松)就可以闻出它的味道。

但是,像小说中描写的含水一喷即能使人苏醒的解药,还只是个构思,迄今为止除了“莆田系”外还没有发明出来。

如果说古代的“黑店”是一款游戏,能勉强打通关的,只有“及时雨”宋江,可是及时雨只能滋润宋江,众生谁来普度?

赵小昭:现居于成都,大龄未婚问题美少女。专注于一切有趣无意义之事,做浮华时代清醒的看客。

——打赏码——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