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劳:我在北纬 7 度的海,做了一个绮丽多彩的梦

原标题:帕劳:我在北纬 7 度的海,做了一个绮丽多彩的梦

从帕劳回来后,一直处于模糊的半梦半醒状态之中。据说,这是每个离开帕劳的人都会患上的“离岛综合症”。不知该用怎样的语言来形容这个岛屿,任何华丽的词藻放到帕劳这个岛屿上都会显得黯然失色。 我太喜欢这儿了,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希望每年都可以再回到帕劳,看看七色果冻海,看看岛上我们结识的那些可爱的人们。

关于帕劳

帕劳位于北纬七度的西太平洋,被称为“上帝的水族箱”,“世界七大海底奇观之首”,和“人生必去的五十个地方之一”。这个国家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其中12月-5月属于旱季,雨水不多。6月-11月属于雨季,可能会遇到台风,会影响出海。大部分时候下过雨都可以看到彩虹,所以常被称为“彩虹的故乡”。这里的人说帕劳语和英语,通用货币是刀勒儿,美金!上岛之前要带足了现金。在帕劳当地换不方便也不划算,刷卡都需要手续费。

帕劳属于落地签,离岛需要交环境保护税。岛上移动3G比酒店Wi-Fi要快,但联通在这里没有信号。目前中国大陆没有直飞,需要在香港,澳门和台湾转机,飞过去将近四个小时。也可以从首尔转机,飞去五个多小时。从港澳飞,酒店都会有六天五晚的机酒套餐可以选择。一般也都包含进去了落地签证费和离岛税。

人均消费跟淡旺季有关,比如遇到中国的春节国庆节和五一假期,帕劳的机酒价格也都会上涨不少。我们这次是四月初去的,六天五晚的机酒套餐8100一位,加上其余出海啊吃饭啊杂七杂八,大概一个人一万多RMB。我之前看到过最便宜的淡季机酒套餐大概五六千。所以,时机很重要啊。入境帕劳会有一个“誓言”印章盖在护照上,需要签名。离境章居然是一只胖头水母,也太萌了些。

帕劳的七色海和海底景观都是让人流连忘返的。但它不是一个奢华海岛,这里的酒店,哪怕最好最贵的太平洋酒店,也和你心中所想象的奢华酒店差了那么一丢丢。但是这里简单,质朴,明朗。在这里你虽然住不到奢华的水屋,但是坐船出海所带给你的快乐,是那些水屋给予不了的。如果对酒店要求太高,那还是去马代或者巴厘岛之类的吧。在帕劳,你需要安心做一个野孩子,上天入海伸手摘星。

怎么住

我们在帕劳住的酒店,是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由一位中国文艺女诗人打造的白色温柔乡。名字我也很喜欢:Hi Resort。在微博上搜:“有些人的家在Hi_Resort”,可以看到房子的细节图片和当季机酒套餐。看到这个房子的图片时我就被迷住了,干净的纯白,清新的风格,绿色的原始森林是最美的背景。有柒间和柒隅两种房型,柒间是有着吊床的独立房间,柒隅是有着巨幕般落地窗的Loft复式。每天晚上伴着蝉鸣蛙叫入睡,早晨都是被鸟儿和野鸡叫醒的。每天醒来,对着大自然照个镜子都有好心情。

我们经常光着脚丫到处跑,在这个被大自然包围的家里,好像穿的太多都是多余的,从未和大自然如此亲近。每天出海前和出海后,我都喜欢赖在Hi Resort的大堂,喝喝饮料,逗逗猫,和旅客聊聊天。这里有两只猫,名字叫面条和鹌鹑,都萌到骨子里。可能是在岛上见到的游客多了,很自然的就对人类产生信任,只要轻轻呼叫它们的名字,就露出肚皮让你挠痒痒。

酒店大堂

面条在进食

不出海的时候,坐下来喝杯水,也是一种享受。

怎么玩

帕劳是一个玩海的国家,因为它不是一个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岛屿,行程基本都是在海里,也就是都要坐船出海啦。我们选择了Hi Resort推荐的“Nina帕劳七号潜水学院”地接社。这个地接主要以包船行程为主,如果是4人以上,可以包一艘船,这样也更自由,在每个地方停留的时间也更随心情。我们是两个人,包船不划算,于是加入了8个人的散客,这几位散客是在国内专门做户外活动的行家,和这样洒脱爽快又会玩的人做旅伴,实在太幸运了。

出海的行程一般有三天,需要交出海税,交一次可以出海十天。行程包括了所有好看的浮潜点:大断层,七彩软珊瑚,硬珊瑚,鲨鱼城,牛奶湖,水母湖(目前休湖了),干贝城彩虹环礁,海钓等。最遗憾水母湖由于厄尔尼诺的影响已经没有水母了,无法被全世界独一无二无毒黄金水母环绕了。据说目前已经回归了四只水母,需要给它休整的时间。

我们的船上有一位中国潜导,船长和副船长都是帕劳本地人。我们这次的中国潜导叫Joanna,超级可爱超级真诚又善良啊,是个性格会发光的人,同时也是个深潜教练。如果去潜水可点名Joanna做潜导啊。

海底的世界,奇妙多彩,我从小会游泳,所以并不怕水,也就不愿意穿救生衣。为了在水下凹造型,在国内就准备好了白色的比基尼,白色潜水镜呼吸管和白色脚蹼。个人认为,只是浮潜的话,真的没有必要穿包着全身的潜水服,凹造型会完全丧失美感。如果太怕晒,可以在比基尼外面套一层罩衫,在水下飘逸又好看。在水下拍照的时候,如果会游泳,姿势也就更自然一些。但一定一定一定要做足防晒,太容易被晒伤了。

海下面,是属于上帝的水族箱,鱼儿们顺着洋流缓缓游过,偶尔会碰到海龟先生呆萌划水的样子。我们带了go pro记录海底,拍了估计有一吨照片和视频吧。每次扎进海里就忘记了岸上的世界。水下的世界,要比陆地上有趣的多。但我们要敬畏海洋,海底生物比我们想象的更脆弱,一定不能触碰小鱼和珊瑚,抖动脚蹼也要小心一些,不要站在珊瑚上。好好保护环境,世界才能有看不完的美景啊。

在牛奶湖做个Spa也是必须的。这里其实不是淡水湖,是位于众小岛之间的小小海域,由于是火山活动频繁的区域,火山喷发后的火山灰沉积湖底,形成了厚厚的火山泥。加上帕劳海水颜色的加持,使得海水呈现出了牛奶状的乳白蓝绿色。大自然的天然SPA啊。

后来我们到鲨鱼城浮潜,看到五六条鲨鱼和其他小鱼儿一起,在脚下欢快的游着,我们对鲨鱼还是有些恐惧感,不敢太放开身体四处游动。但是当我看到这么和谐共处的画面,还是在心里好好感动了一番。小鱼,鲨鱼,和人类,没有谁害谁,而是这样,在同一片海水里游泳,这么美好的画面,经历过就太难忘。地球上的每一种生物,都应该被尊重。后来听说,鲨鱼其实是非常温和的,它们被人类极度丑化,是因为背后有着巨大的利益链。

鲨鱼,小鱼和人类共舞。

出海吃什么

出海的中午,船长会把船开到无人岛上吃饭,Joanna给我们做了BBQ和炖鱼汤,看着她一个人把中午所需要的食物和调料抱下船,真心的觉得,她是一个可爱的女战士。Joanna做饭的同时,我们就在岛上拍照和乱逛。

长沙滩尤其漂亮。于是在那儿飞了无人机,拍到了各种颜色的海。

无人岛午餐

岛上乱逛

到石钱岛去

第三天下午,我们去了石钱岛玩独木舟和桨板,诸葛姐带我们从KB大桥附近的码头出发,坐船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坐船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大颗大颗的雨滴被海风吹在脸上,我和W先生互相对着大笑,用go pro录着彼此被海风和雨水打得狼狈的瞬间。那种狼狈的开心,让坏天气也变的有趣。真不知以后还会有多少次这样疯狂的机会了。到石钱岛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太阳也露出了脸。我和W先生被带到另一处静谧的地方玩独木舟,当地向导说,这里是海龟先生的家。经常会有小海龟冒出脑袋来和我们打招呼,偶尔一只小鲨鱼缓缓游过。周围都是彩色的小鱼和躺在沙子里晒太阳的海参。周围无人,只有我们的独木舟缓缓穿过。所谓乌托邦,就是这里吧。

快落日的时候,海上无风,海面如镜子一样平静。我们换成站立式桨板,桨板出乎意料的好操作,对于不怕水的我们来说,很快就学会了操作技巧。夕阳西下,诸葛姐让浩哥用无人机为我们录一段划桨板的视频。我们往夕阳深处划去,看着夕阳将海水染成金色。直到天色渐暗,我们才上岸。

晚餐是在岛上吃的BBQ,诸葛姐很贴心的为我们点亮了烛光。不一会儿,头顶上一片星光。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星空,激动着大叫关灯。当岛上的灯都熄灭,星星们全都毫不保留的出现在眼前。

随后我们开着手电在漆黑的丛林看到了椰子蟹和陆地蟹。在这里,我呼吁大家不要再吃椰子蟹了。椰子蟹已经是濒危物种,需要三到五年才可以长大。 同时椰子蟹很蠢,一个小椰子,就能把它牢牢套住被人捕捉,贪吃会要命啊。听说人们吃的椰子蟹越来越小,那是因为还等不急它长大就被捕了。不要为了个人乐趣和尝鲜去伤害,买卖和杀害它。当你真切的看到了这么可爱的物种,用贝壳当作寄居的房子来生存,你是不忍心去吃它的。何况它在地球上已经处于濒危的状态了。任何一个物种,都有权利在地球上生活和繁衍。

入夜后,我们坐船缓慢出海寻找荧光海藻。头顶上,是一团团星云和银河,可以清楚的看到猎户座,狮子座,和北斗星。船周围,是梦一样的荧光海藻,发着淡绿色的光芒,如同天上的流星掉进了海里。搅动着海水,每一桨,都是流动的星光。海面持续跳出沙丁鱼,偶尔冒出几只发着光的新月水母。我坐在船上,看着这不真实的一切,抬头低头,都梦幻到想哭!这不就是少年派里面的场景吗!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只想一个劲儿的记住当时天上和海里的每一寸星光。

环岛自驾,到哪里都想租个车啊

最后一天我们租了车环岛自驾,说真的,帕劳还是玩海更有乐趣,环岛自驾相比出海会乏味一些。岛上有个大超市,什么都买得到。我们在超市里购了一些所需要的粮草,吃了份冰激凌,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前行。环岛自驾可以看看帕劳总统府“小白宫”,一个可以随便出入的神奇地方,运气好,还能在附近遇到镜子湖。

帕劳总统府KB大桥下面的长堤,也是非常美丽的看日落的好地方。可以坐在长堤上喝着啤酒,吹吹风。太舒服了,我们就在那里飞了好多次无人机,拍了很多满意的照片。

帕劳的环岛公路上车不多,往北开会更少,停下车来坐在路中间的马路上凹个造型也是OK的。岛上有个很有名的店叫Rur Cafe,可以慢悠悠的去吃上一份绵绵冰。

Hi Resort家宴

离岛的前一晚,我们在Hi Resort吃了顿家宴,家宴需要提前一晚预定,菜单由主厨决定,当天在海里捞到什么就做什么。这位主厨是给帕劳总统府招待贵宾做晚宴的大厨,由于帕劳总统府没有那么多的外事活动,就被邀请到Hi Resort做家宴主厨。我们和另外两个旅客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天,聊到开心还想约着一起去新西兰自驾。住在这里的人啊,性格里都有一种相同的调调,也总能聊到一起。

离岛了。

我一直叫嚣着在帕劳时间不够,如果给我再多两天,我会抽一天坐船去卡漾岛,据说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然后再抽一天去体验深潜,近距离的接触海龟先生。也许还可以幸运的看到海豚和Manta。如果不是定好了无法退改签的机票,我一定要改签多呆几天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去过帕劳的人都要再回去很多次,这里啊,真的有一种牵挂人心的魔力。

回国之后,我总觉得自己还在船上,脑子里总是恍恍惚惚的出现海里的那一抹蓝和游动的鱼群,早上醒来,也总觉得还会看到窗外一片绿色的森林。那些留在心底的记忆,总能成为日后阴霾日子里的调味剂。我感谢在岛上的那些际遇,那些让我舍不得说再见的人和动物们成为我生命里的光芒。我会记得这儿透明的果冻海,记得雨打叶子的声音,也记得环绕着我的鱼儿,伸懒腰的猫咪,有趣的人们,和这里永远灿烂明朗的夏天。

来日方长,帕劳,我们一定可以再会。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