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敢占永乐的女人,杀太子的恩人,不料一次游乐被杀千刀

原标题:他敢占永乐的女人,杀太子的恩人,不料一次游乐被杀千刀

向敬之

1

在电视剧《郑和下西洋》中,最猥琐的人莫过于锦衣卫指挥使纪纲。

纪纲首次出场,是由郑和嘴里说出来的,说他愿意为举兵靖难的朱棣效犬马之劳。而其第一次露面,确实跪在地上,肩扛朱棣大腿,用力按摩着。

传说中的狗奴才抱大腿,该是这种情景。

这,虽与《明史·纪纲传》记载“纪纲,临邑人,为诸生。燕王起兵过其县,纲叩马请自效”有些出入,但也算都是抱腿而出。但电视剧忘记了纪纲原来是个读书人,有辱斯文。

此人乃《明史》专设的大明王朝第一号奸邪,性格阴鸷,做事勇猛,但弓马娴熟,武功不错,尤其“善钩人意向”,很得新皇帝朱棣的喜欢。

2

纪纲最初也算是一头忠实的狗,眼里只有明成祖朱棣这个唯一的主子。

他擅长投其所好,捕杀建文旧臣及家属数万人,比朱棣本人还要卖力。“都御史陈瑛灭建文朝忠臣数十族,亲属被戮者数万人”,纪纲可谓是立了汗马功劳

他在给朱棣监控天下百官的同时,不忘对太子朱高炽和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也是死死地盯着,稍有异动就赶紧举报。他心里只有皇上,没有皇子。因而,很得朱棣的信任。

几年功夫,纪纲由燕王的亲兵忠义卫千户,成了成祖的锦衣卫指挥使。这个大特务头子,“广布校尉,日摘臣民阴事”,同时负责皇帝的护卫,管理天牢

朱棣的首辅大臣解缙,因力保皇长子朱高炽成为皇太子,得罪了彪悍的汉王朱高煦,同时与黄淮搞权力之争而成政敌,朱、黄联手,以“无人臣礼”把解缙弄进了天牢。

这一关就是五年。永乐十三年正月,天寒地冻,天子录囚,或有赦免,纪纲呈上囚犯名册御览。成祖见解缙的名字,顺便问了一句:“解缙还活着吗?”

不知纪纲是善窥圣意,还是得了汉王好处,于是用酒将解缙灌醉,埋入雪堆。朱高炽被立储的第一功臣解缙,被活活冻死,终年47岁。“籍其家,妻儿宗族徙辽东。”(《明史·解缙传》)纪纲使解缙“醉卧受寒而死”,也是玩了小聪明,死无对证。

当然,成祖并没有追责,太子也没有过问,更没有言官弹劾。朱棣对纪纲,“帝以为忠,亲之若肺腑”,擢升为都指挥佥事,兼掌锦衣卫。

这时候的纪纲可谓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是直接对皇帝负责,而且时刻紧跟左右。朱棣对其之信任,应该不下于对内阁诸臣。

3

小人得志,野心爆棚。

纪纲几次让家人矫旨,下盐场取盐数百万斤,夺官船运输,尽入私囊。他伪造诏令,抢夺官船牛车数百,构陷富商上百家,抄没金银财宝,夺为己有。他还私自给交趾下旨,诈取奇珍异宝,私藏家中。

浙江按察使周新,不顺从,被纪纲做一谋反的伪证,将其拿掉。

同样是都指挥的哑失帖木儿,因当街冲撞纪纲,从而结仇。纪纲寻机,以其和鞑靼使节有沟通为由,向朱棣进言,将其弄进锦衣卫诏狱,当天死于诏狱。

纪纲看上了一个女道士,想占为妾,不料被阳武侯兼都督薛禄先得到。某日,纪纲在大内皇宫与薛禄不期而遇,纪纲用铁瓜,打破脑裂几乎死掉。不法得逞,更加嚣张。

纪纲假传圣旨,私下阉割良家幼童数百人,服侍左右

朱棣之兄晋恭王朱棡之子、第二代晋王朱济熺、建文帝的弟弟吴王朱允熥先后被削爵,遭到籍没。纪纲带队查抄,不但“干没金宝无算”,还将抄没的晋王、吴王的王冠蟒袍侵吞不报,在家中穿戴,命令左右举杯祝贺,高呼万岁。其所用器物和乘辇,都是僭越帝王规格。

明永乐五年,徐皇后病故,成祖下诏全国选美,各地送来的美人到达京师后,朱棣看上了的,但因为年纪尚幼,不到册封的年龄,就让她们暂居外宅以“待年”,纪纲于是同明成祖抢腥,挑出绝色美人藏于家中,占为己有,给其侍寝

明初被朱元璋查抄的首富沈万三之子沈文度,为报家仇,投到纪纲门下,给纪纲进贡黄金、龙角、龙纹被、奇宝吴锦和吴中美女。

纪纲在锦衣卫中建立独立王国,培育指挥庄敬、袁江,千户王谦、李春,镇抚庞瑛等为党羽,“又多蓄亡命,造刀甲弓弩万计”,阴谋造反。

4

纪纲在宫里给朱棣做狗奴才,但出了门就把自己当了“万岁爷”。若非他太过嚣张,玩指鹿为马的游戏,或许明朝的历史会改写。

永乐十四年端午节,成祖主持射柳比赛,纪纲吩咐庞瑛:“我故射不中,若折柳鼓噪,以觇众意。”

果然,纪纲没射中,庞瑛等折柳鼓噪,在场的王公大臣、妃嫔宫女、卫士太监竟无一个人敢出面纠正。纪纲高兴地说:“是无能难我矣。”

没有人敢难为他了,他似乎成了真正的皇帝。他加紧准备谋反。

不料,两月后,与他有仇的太监揭发他射柳作假,欺君。成祖下令,当即将纪纲押送都察院审讯,迅速审完,“即日磔纲于市,家属无少长皆戍边”。纪纲被永乐帝千刀万剐,凌迟而死。他的那帮党羽无一漏网,绝大多数被处死,其余的都被流放。

结果处理完了,过了一些日子,朱棣才将纪纲的罪状:假传圣旨、滥杀无辜、贪污索贿、阴谋造反……颁示天下。看来朱棣早有准备,应了那句“欲使其覆亡,先使其猖狂”。至于那些告发者和那些罪状,是否虚实掩映、真假参半,都是朱棣的一句话。

但,纪纲的这些忤逆之罪,与朱棣的纵容有着很大的关联。

其实,大多数宫廷政变的起因,都是皇帝自己在玩火。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