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西方殖民者为何在沿海抢猪远多于抢钱?

原标题:早期西方殖民者为何在沿海抢猪远多于抢钱?

近代开始后,很多早期的西方殖民者会远涉东南沿海地区。他们亦道亦商,在不同的角色之间发生转换。但让人非常不能理解的是,这些为追求财富而冒险的人,居然经常只打劫沿海村落的猪。相反,对于抢钱却并不十分在意。这种奇怪的现象,是如何造成的呢?

荷兰东印度公司旗帜其实,所谓的要猪不要钱现象,基本上都发生在17世纪中前期。也就是早期的荷兰人,才会比较多的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在更早之前的葡萄牙人,要么尝试走外交路线,要么直接与沿海走私商人抱团,行为比较克制。最早两批带有官方外交使命的船队,要么接受过明朝官方的招待,要么没有机会登岸。打劫人生地不熟的沿海村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在他们获得了澳门作为落脚点后,这种给自己惹麻烦的事情就更无动机可言了。

早期在东南沿海和日本活动的葡萄牙人到了清朝中期开始占据优势的英国人,因为船队规模与体量的巨大,已经不再需要这种沿岸的小打小闹。当时他们的船队从印度和马六甲航行到广州,大量进口货物,并可以在澳门与广东的十三行落脚。根本犯不着去村舍里打劫肉猪。哪怕是在后来的鸦片战争中,英军都经常直接用货币购买的方式,在沿途获得补给。很多人甚至还乐于进行这种有利可图的“小买卖”。

那么,有海上马车夫之称的荷兰人,为何热衷于其他人都懒得干的抢劫呢?我们需要从几个时代背景来探究这个问题。

在珠江口一带活跃的英国船只首先,在当时的东南沿海地区,普通人家里真可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虽然马可波罗时代的很多作者,都忽悠说大汗的土地上遍地是黄金。但等到西方航海家抵达东方后,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仅如此,他们或许还发现,曾经有天主教传教士和阿拉伯旅行家记录的繁华都市,都已经大不如前。这就和后来的俄罗斯探险队在中亚时候遇到的情况一样。一些14-15世纪记录中的贸易大都会,在19世纪已经沦为大号农村。

马可波罗时代的繁华 在哥伦布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这种现象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在明朝统治的大部分时间里,海禁都是被严格执行的。虽然地方上偶尔会出几个搞走私的海商集团,但都要躲在较为隐蔽的无人岛和峡湾中活动。对于不熟悉海况的荷兰人来说,还很难发现这些临时据点。那些可以有点官方朝贡贸易的口岸,比如广州、福州、宁波.....对于漫长的海岸线来说,实在是比例太小了。

由于民间贸易被几乎全部压制,过去主要靠海洋经济吃饭的地区,就会陷入贫困。受其影响,普通人家里没有赤贫,已是万幸。哪里能有殖民者希望发现的真金白银?哪里会有香料等贵重商品?

荷兰使节在紫禁城荷兰人早期东来的时代,大宗的茶叶与瓷器贸易都还没有形成。即便是被发现一些,也被看做没有什么价值的普通货物。至于只能在明朝境内具备购买力的铜钱或者纸币宝钞,对于纵横四海的东印度公司商人而言,也是毫无意义。

其次,荷兰人早期在亚洲是非常缺乏稳固基地的。他们的船队往往从欧洲的本土出发,绕过麦哲伦海峡或好望角,直抵南洋。但在亚洲,他们会时刻遭遇到葡萄牙和西班牙殖民势力的攻击。好不容易获得了在苏门答腊岛上的基地,也和远东有极大的距离。

荷兰人在远东长期缺乏可靠的基地这就让船上的补给品异常稀缺,让船员非常需要在任何落脚点都获得农副产品来作为食物。当然,由于海禁政策与明朝当局的拒止策略。西洋商船在沿着海岸线前进时,缺乏可以作为稳定补给点的地方。抢劫就随时可能发生。尤其是晚来的荷兰人,往往只是准备在亚洲捞一票就走人,和之前的葡萄牙人和后来的英国人的心态都不一样。他们与明朝沿海的地方势力,也没有建立交集。很难联系到各种“倭寇”给自己换点补给品。

猪本身目标大还跑得慢这并不是说其他肉类他们不要。比如放着家禽和牛羊不抢。但相对而言,猪的目标较大,容易捕捉。在没有大规模集中饲养技术的古代,家禽往往是散养状态。而且它们肉的利用率也远远比不上肉猪。加之沿海贫困后的牛羊数量有限,还容易被村民驱赶。就只剩下跑的最慢的猪了。恰逢猪的大规模饲养,就是从明朝开始才逐步普及的,基数方面有了保障,不怕找不到。

这就是早期西方殖民者,尤其是荷兰人爱抢沿海居民肉猪的原因。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