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高考答题卡被指掉包”:家长们备受煎熬的47天

原标题:河南“高考答题卡被指掉包”:家长们备受煎熬的47天

8月7日,四名考生家长走进河南省招办反映情况。 本文图均为 上游新闻 图

8月10日,是高考成绩公布后的第47天。

47天来,河南4名考生家长经历着这样一个过程:自我怀疑、自我肯定、多部门反映、发布实名举报信、冲上舆论风口、配合调查、相信会给出信服的调查结果。不过,其中一名家长和考生在第45天选择了退出——答题卡系考生本人所写。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接到家长的反映后,河南省委主要领导作出批示,河南省纪委监委领导担任调查组负责人,警方等多部门参与调查,调查结果将会于近期向社会公布。

考生苏小妹的高考分数

破灭的分数,举报的家长

6月24日下午,在郑州工作的苏先生回到了周口。他邀约了三五好友一起吃晚饭。除续友情外,他还想与好友分享快乐:高考成绩马上出来了,在饭局上宣布女儿苏小妹的成绩。此前,苏小妹估分成绩为627分。

对于苏先生而言,似乎一切都很吉利:女儿准考证号末尾是985,这次上一个“985大学”很稳当;女儿过了北师大的自主招生,估了627分;成绩出来后,让女儿去北京看张杰的演唱会;女儿人生第一关口,终于赢了……

但一条短信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下午5时43分,看到朋友发来的一条短信,苏先生的心情瞬间跌落至谷底,苏小妹的高考成绩335分。

“朋友看出我的异常,啥都没问,我都不知道这顿饭是怎么吃完的,怎么回到家的。”

指针转过了零点,苏先生拨打了查询电话,电话那头的语音说:苏小妹,语文88分、数学68分、外语84分、综合95分、听力15分。屋内开着空调,斗大的汗珠还是从他头上流了下来。

苏小妹反复告诉爸爸,这不可能是她的成绩。苏先生也觉得,就读于名校郑州一中,年级排名前300名的女儿,就算一门考砸了,也不至于门门考砸。

6月29日,在朋友的帮助下,苏小妹看到了在她名下的高考作文片段;又过了几日,她看到了答题卡的复印件。父女俩坚信:这是别人的答题卡。

直到今日,苏先生仍然笃信:有人掉包了女儿的答题卡。

苏先生去北京向相关部门反映,希望彻查此事,“在北京排队交材料,呆了一个礼拜,没带衣服去换。回到郑州家楼下时,我把衣服脱了,扔到垃圾桶里了,衣服都馊了。我一个管举报的人,成了举报人。”

考生余小芳的高考试卷

相同的经历,相逢的家长

从北京回来,苏先生主要做了两件事,尝试着用各种方法与女儿交流,最后他还是坚信女儿没撒谎;去河南省招办反映,要求查看答题卡和试卷,申请笔迹鉴定。

7月中旬的一天,苏先生在省招办门前遇到了同样不相信孩子考差的家长。

6月25日凌晨3时,河南商丘永城,已睡着了的卢女士从床上蹦了起来,她拨打了电话,语音播报着:余小芳,语文97分;数学32分;理综64分,外语50分,听力9分。

卢女士小声嘀咕:女儿怎么回事?考这么点,估分530怎么估的?

“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不?”、“考了多少分?”余女士把手机递给余小芳,余小芳瞬间泪流满面,边哭边说,她不可能考这么少的分数。

天刚亮,卢女士向女儿班主任求证,余小芳平时成绩是不是作弊得来的。老师明确答复:临近高考前,余小芳成绩已稳定在商丘二高50名左右,发挥正常考500多分没问题。

想着考试时女儿情绪一直很稳定,听着女儿发挥正常的诉说后,卢女士决定要查看答题卡和试卷,她拨打了市长热线。这引起了当地的重视,很快她看到了答题卡和试卷。卢女士通过肉眼判断:答题卡的笔迹与试卷的笔迹不一,四张答题卡上有四个准考证号,答题卡机打条形码上有多处人工涂改的痕迹。

女儿答题卡被掉包了——有了这个想法,她拨打报警电话。接下来的日子,她多次到省招办,与苏先生和洛阳的杨国强相遇。

杨国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也看到了孩子的答题卡复印件,经他多次测试,孩子没有撒谎,只有答题卡掉包才能解释异常。

至此,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找出真相。

反映问题的同时,卢女士不想耽误女儿的学业,她准备让女儿复读,可复读学校一看243分的成绩便拒收。卢女士一番哀求后,复读学校决定给孩子一个机会,让她当场做一套数学试卷,做到一大半时,老师叫停了继续答题:高考的200多分不是余小芳真实成绩的体现,这孩子能收。

万字举报信,引热点舆论

寻找真相的家长在河南省招办相遇后,上了同”一条船”。

7月中旬,苏先生开始在自己的微博上、朋友圈发帖。帖文有三层意思:高考成绩关乎着考生的命运,高考试卷和答题卡应该向考生公开;估分成绩与查询成绩悬殊太大,“答题卡被掉包”;希望相关部门彻查此事。此后,他接到了河南省多地多名家长的电话,有的在说自己孩子也有类似遭遇;有的说高考试卷和答题卡公开很有必要。

帖文带来的影响,加之他们不停地反映。7月下旬,河南省纪委监委介入调查。

在得知省纪委监委介入调查后,苏先生动了实名举报的心。可有个现实的尴尬:苏先生和杨先生是在职的检察官。一番思忖后,他俩决定:实名举报。

“在多番测试后,我们觉得孩子不可能撒谎,查看答题卡后又发现了解释不通的现象。我们虽然是检察官,但更是一名孩子的父亲。父亲不替自己的孩子说话,一辈子会良心不安。”苏先生说。

也就是在这期间,信阳考生李闻天的家长表示,愿意在举报信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7月22日,苏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布了一篇万字举报信。这篇万字长文,在网络上慢慢发酵。

8月5日,自媒体波动财经编发了苏先生的举报信。这篇文章很快刷爆朋友圈,阅读量瞬间10万+。

从8月5日开始,苏先生的电话被打爆,“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了,现在陌生号码我都不敢接了。”

全国多家媒体介入采访时,三名家长接受了媒体采访,只有杨先生一直在婉拒。

杨先生在微信上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帖文是真实意图;孩子已经复读,不想影响孩子;帖文发出后,各方的压力是存在的。

家长有压力,孩子也有压力。

上游新闻记者多次看到,苏小妹看着网友的评论,看着看着眼眶会发红。另一个考生李闻天说,“骂我平常成绩都是抄来的,说我第一年考200多分,第二年考200多分也不足为奇。我复读一年成绩在进步,这个可以去学校问。”

不明的真相,被曝的考生

“河南高考答题卡”掉包事件,经上游新闻等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各界关注。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网友留言无外乎两种:此事有蹊跷,查明真相告知公众;孩子在撒谎,撒到现在自己都认为是真的了。

网友两派观点不分伯仲时,又爆出了两件对苏小妹不利的事件。

8月8日,有自称是苏小妹的同学发帖说,苏小妹考语文时就已发挥失常,会与心仪的北师大失之交臂,所以故意考差。

对于这篇文章,苏先生说,这位“同学”肯定是了解他家情况的人,“他是谁?他敢站出来吗?他的真实身份会不会与被举报人有关?他要在网上说,尽管说好了。”

8月9日,网络上曝出苏小妹的两篇论文《天文学的基本性质与发展规律》、《计算机网络技术在电子信息工程中的应用分析》涉嫌抄袭、学术欺诈。

对此,苏先生承认,女儿这两篇论文和别人高度相似,“论文是能引用的,好象是引用不超过30%,就能通过审查。”

在苏小妹受到各种质疑的同时,卢女士也受到了官方的格外关心。

8月9日下午,卢女士要去省招办配合调查。可就在这时,永城市教育局的领导上了她的车,告诉她过来陪着她,吃住费用他们全包。

卢女士告诉教育局的官员,她举报的目的是为了孩子,配合调查的目的是为了尽快出调查结果。

当晚,卢女士配合河南省纪委监委调查完后,走出省招办办公室。永城市领导带队在门口候着,他们告诉卢女士,有啥问题和诉求,可以告诉他们,他们会极力配合。就在这时,卢女士丈夫打电话来说,家里来了很多人做工作。

2018年河南98万考生中,仅有考生余小芳答题卡条形码上的机打准考证号被人工涂改过。

退出的考生,坚持的家长

8月8日下午,信阳考生李闻天查看完答题卡后说,这是自己的答题卡,他放弃笔迹鉴定。

李闻天与其他三名学生不同之处在于:三名考生在举报之前看到了自己的答题卡,李闻天并没有。他只是觉得平常能考500多分,不可能考200多分。

李闻天的放弃,让舆论慢慢发生变化:孩子撒谎的可能性更大了。

还在等待笔迹鉴定结果的三名家长说,“孩子是诚实的,是他的就是他的,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李闻天放弃,我们会等待笔迹鉴定结果。我们相信省纪委监委会给出让公众信服的调查结果。”

此外,上游新闻从核心信源了解到,“答题卡疑似掉包”事件发生后,河南省委主要领导作出批示,河南省纪委监委主要领导担任调查组负责人,公安等部门也参与了联合调查,调查结果将在近期出炉。

上游新闻记者从核心信源获得的信息显示,卢女士的女儿余小芳答题卡条形码上的机打准考证号确实被人工涂改过,这在2018年河南省98万考生中是第一例。

“本人改的?动机想不通。他人改的?那能改之人肯定知道,改数字没用,机器读的是条形码。动机还是想不通。”调查人员介绍。

河南考生答题卡疑调包进展:一考生承认笔迹属自己一考生否认

河南省招办回应高考答题卡被掉包:反复核实确系考生本人所答

河南4名家长举报高考答题卡被掉包,考生:作文不是我写的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