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解体,杨超越也拧不过资本的大腿

原标题:火箭少女解体,杨超越也拧不过资本的大腿

转发这个杨超越,火箭少女马上「解体」。

昨日传出消息,称孟美岐、吴宣仪和紫宁 3 人或将退出火箭少女 101;如果成真,C 位将会顺延到唱跳不佳的杨超越手上。

人在家中坐,C 位天上来,吃瓜群众们都被杨超越的幸运震惊了。「娱乐圈纪委」王思聪马上开启新一波冷嘲热讽,而另一边,退团 3 人的粉丝们群情汹涌。对辛辛苦苦打 call 送小姐姐出道的他们来说,这波操作简直就是卷钱就跑的「饭圈 P2P」。

有网友调侃说,嘿,火箭升天后果然会解体。

48 天前,《创造 101》节目结束,11 位人气最高的选手组成女团「火箭少女 101」出道。就像是嫁出去的女儿一样,腾讯视频表示将跟她们的原公司签订严密的「割裂合同」,未来两年由腾讯方面全权管理和运营。

赶通告、学新歌、拍广告,她们很快连轴转起来,直到最近因合同纠纷而停摆。

8 月 9 日,孟美岐、吴宣仪所属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和紫宁所属的经纪公司麦锐娱乐发布联合声明要求跟腾讯方面解约,称腾讯方面全然不顾艺人身心健康,安排超负荷的工作量。乐华娱乐还指出腾讯方面不遵守合同规定,拒绝孟吴二人兼顾她们原本所属的组合「宇宙少女」活动。

▲孟美岐(左)与吴宣仪(右). 图片来自:秀目网

腾讯方面当晚给出回应,表示解约指控没有依据,称对方的操作是置合同于不顾,并强调他们拥有这 3 位艺人的独家经纪权。

目前,火箭少女 101 的百科词条已经被改成了「现以 8 位成员的形式活动」。看样子,延迟到 8 月 18 日的成团发布会也分分钟要泡汤。

资本操纵下,就连杨超越也是输家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场合同争执的背后就是利益分配没谈拢。

新浪娱乐曾经算过一笔账。据称腾讯方面跟原经纪公司的分成比例是 7:3,以 1000 万的代言为例,分到 11 人所属经纪公司手上的只有 300 万。而且这笔钱还要在经纪公司之间进行再分摊,刨去培养成本,根本就拿不到多少钱。

对乐华娱乐来说,这笔帐是不划算的。

在《创造 101》排名一二的孟美岐和吴宣仪,称得上是乐华娱乐的「当家花旦」。她们原本属于另一个组合「宇宙少女」,早在 2016 年在韩国出道,回国参加选秀之前就自带粉丝基础,现在更是知名度翻倍。站在乐华娱乐的角度,趁着热度兼顾两个组合的活动才是利益最大化。

现在也正好处于乐华娱乐的 IPO 关键期。据称,乐华文化今年 3 月从新三板摘牌,已经正式接受上市辅导。而据其 2017 年公开的半年报中,乐华娱乐营收 7967.52 万元,同期下降高达 71.18%,从业绩来说,乐华娱乐是有压力的。

对这个赏味期限 2 年的女团,腾讯方面进行流量收割的脚步更是马不停蹄。

6 月 23 日晚上《创造 101》决赛才刚结束,第二天火箭少女 101 就安排上《快乐大本营》了。上跑男嘉年华、给麦当劳拍广告、跟电影《西虹市首富》合作插曲……据微博 @火箭少女 101 全球卫星站统计的信息,7-10 月密密麻麻安排了 20 多个通告。

同样是「限时收割」,但韩国原版的《Produce 101》组成的偶像团体,至少出道后的表演闭门练习了 1 个月。女团 I.O.I 在 4 月初确定成员,5 月初登上打歌平台表演出道曲;而男团 WANNA ONE 在 6 月中旬组成,到 8 月份才以团体形式露脸。

连 1 个月的沉淀期都等不了,可想而知腾讯方面是有多着急。他们合同纠纷背后的心态也更好理解了:就像是一家狼性文化的公司,在冲业绩的关头,怎能容忍员工请假分心去做别的事情?

对这 11 个女孩来说,这种资本的收割更是一种伤害。

在赶通告的行程安排下,一天半天学新的歌舞是常态,而练习时间太短导致表演现场的假唱和舞步不齐,又伤害了火箭少女 101 的形象。女团管理混乱、定位模糊等问题也在不断冒出来,甚至成员本人的身体也吃不消,赖美云去看心理医生,紫婷心脏不舒服……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问题。

▲火箭少女101 排练. 图片来自:新浪娱乐

就这次合约争执来说,被夹在中间的 11 个女孩未就这件事在微博上说过一句话。成了经纪公司谈判筹码的孟美岐、吴宣仪和紫宁,对这样的争夺只能无奈,但万一最终事件无法和解,她们可能会被腾讯甚至其他平台、商业合作等「封杀」。等两年过去,已经没人记得你是哪根黄花菜了。

就连顺延 C 位的杨超越,在这种情况下其实也是输家。C 位专属的放大镜、聚光灯和成倍压力将让她无所适从,而孟美岐、吴宣仪和紫宁的离开将带走不少粉丝,火箭少女 101 很可能会因此糊掉,甚至彻底解散。

很多人调侃杨超越要顺延成 C 位,其实我是一点都不为她感到庆幸。她现在在团里的位置其实是最好的,话题流量和颜值门面担当;但你让她一下子成 C 位,她唱跳不佳,强行 C 位反而害了她。 —— 知乎网友 @沈公子十七

这些由「创始人」真金白银拿 5000 万砸出道的少女,在资本的操作下,全成了被消费的牺牲品。

火箭少女的「悲剧」,也是创投圈的寻常事

无论是孟美岐、吴宣仪,还是杨超越,都是偶像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但不同于日韩的传统偶像体系,舞蹈和唱功等艺能不再被放到第一位,更多是消费偶像的人设,于是有了训练三月即出道的速成女团火箭少女。

国内另一大女团 SNH48 的投资人陈悦天认为,除非前期一直在创作,否则「火箭少女」就是一个短期产品,一语成谶。

整个行业相关方在这个产品上不断进行流量收割和变现。变现完了,它可能就解散,就没了。

其实资本市场上不能把命运主动权握在自己远不止这些女孩,陈悦天这句话也说出了商业领域中残酷真相。

不想再受制于资本市场的马斯克想将特斯拉私有化。在国内,被资本一手捧为创投圈最耀眼明星的摩拜和 ofo ,在热潮褪去在投资者的压力下都不得不寻求收购。

前几天马斯克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考虑以每股 420 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震惊了一众投资者。在这封公开信处处透着马斯克对资本市场的不待见,马斯克认为资本让特斯拉注意力分散和过于短视。

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必须关注季度收益,这迫使 Tesla 必须为每个季度做出纵使对季度性有利,但可能对长期发展并无必要的决定。

马斯克认为私有能让特斯拉可以在最佳状态下运营,尽可能避免分心和短期思维。

▲马斯克愚人节在 Twitter 上宣布特斯拉已经破产

过去因为特斯拉的产能问题一直被资本市场质疑,投资者自然将这股压力施加给马斯克。市场分析师因此多次调低特斯拉评级,特斯拉基本每个月都会传出「资金链紧张」,为了降低成本实现盈利,马斯克在 6 月进行了特斯拉史上最大裁员,解雇了 9 %员工,股价立马应声上涨。

但众所周知,马斯克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创立 Space X 是为实现火星移民,特斯拉则是为了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变。

不管这些目标能否实现,但马斯克确实不愿意被资本追着走,也不想为了每个季度的产量而焦头烂额,他甚至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拒绝回答投资者问题,自己跑到 YouTube 上跟网友互动。

但不可否认,如果没有资本市场注入资金,特斯拉不可能走到今天。特斯拉的烧钱速度惊人,彭博社甚至算出特斯拉每分钟烧钱超过 6500 美元,尽管特斯拉上市至今已融资近 90 亿美元,但累计亏损也超过了 65 亿美元。

因此不少人认为马斯克喊出「私有化」只是为了推高股价,而目前特斯拉股价已经回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开始调查此事。

马斯克不想受制于资本,但却也离不开资本,这种相爱相杀,相互利用,是商业领域的常态,而最后妥协的往往是创业者。

过去两年,中国创投圈最炙手可热的行业无疑是共享单车,而摩拜和 ofo 是最受资本追捧,融资速度最快的两家公司。

▲图片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从 2016 年至今,摩拜和 ofo 都累计获得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也在短时间内从几千万飙升到最高数十亿美元,融资速度、资本参与密度和业务扩张速度都是极为罕见,用疯狂来形容都不为过。

但资本大举进入也打乱了共享单车行业正常的发展脚步,摩拜和 ofo 等公司都走上了疯狂铺量和烧钱补贴的不归路。

然而不到两年共享单车就出现倒闭潮,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头部的摩拜和 ofo 也遭到资本抛弃。

▲图片来自:HK01

摩拜以 27 亿美元卖身美团看似是个不错的结局,但事实是摩拜债务总额合计超过 10 亿美元,现有股东不再支持,也没有新的资本愿意入场。

当中最郁闷可能就是原摩拜 CEO 王晓峰,根据媒体披露的收购细节,直至股东大会投票的最后环节,在明知道大部分股东都同意被美团收购的情况下,王晓峰依然投下了反对票。

▲王晓峰. 图片来自:凤凰科技

王晓峰一直主张摩拜独立发展,据 36 氪报道,从去年年底开始,王晓峰把最大的精力耗费在融资上,在国内国外来回跑,仅投资机构推荐给他见的大型海外基金就不下十个,但每次都空手而归。

王晓峰终究拗不过资本的大腿,在股东投票结果出来后王晓峰无奈地表示

自己的态度其实一直都是坚持公司独立发展,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在中国创业公司永远绕不开各种巨头。

由此可见,资本市场通过快速造星然后榨干利益并不是什么不是新鲜事,火箭少女、特斯拉、摩拜其实都算是资本市场的扯线玩偶,但结局不尽相同,就像《财经》杂志一篇文章说的:

这是一套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的造星路径,但它不可能永远成功。因为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复杂游戏中,除了钱,没有什么可以复制。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本文由梁晓憧、李超凡共同撰写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