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八里:你还敢在景区买特产吗?平遥二元醋贴“十年”标变身百元

原标题:杨八里:你还敢在景区买特产吗?平遥二元醋贴“十年”标变身百元

你还敢在景区买特产吗?平遥二元醋贴“十年”标变身百元包装进店

长假过去,大家开始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一切都慢慢回复到平静的日常。去各地旅游的亲朋好友们也许还会各自交流一下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交换一下各自从当地带回来的土特产。

但是,根据很多的新闻报道,你带回来的确实是当地土特产,还是被当地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假冒伪劣商品,这还真的说不清楚。

一则在10月7日晚间发出的网易新闻:平遥2元廉价醋贴"十年"价翻50倍醋缸里漂死苍蝇,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各大新闻媒体纷纷转载。这也算是又踢爆了一个原本当地人都心知肚明的“商业秘密”吧。

漂着死苍蝇的陈醋

就是说在平遥,你所买到的价格百元的“十年”陈醋,基本上都是用二元左右的廉价醋包装而成的。即使是没有任何包装标识的醋,卖给游客时,也要动辄几十元一斤。

记者采访了一些当地人,这些人中,不管是自己有没有卖假造假行为,无一例外地都要求记者要替他们保密,说这些很明显的事情,自己是不能说的,说了,其他人知道了,自己的日子就难过了。请看看这些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的当地人都是怎么说的吧,当然,他们用的都是化名:

“没有人会直接说他的醋是勾兑的,都会说是手工酿造,”蔡丽说,“这个旅游城市就是这样,他用很小的本钱去赚取更大的利润,这就是生意。”

王金龙说,他每天至少会批发100斤醋给古城里面的醋商。“一些人用水兑在原醋里,包装后高价卖出”,王金龙介绍,这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不做(赚)你们(游客)的钱,那做谁的钱。”

“没人敢于开诚布公的说出古城内醋的内幕”,王金龙多次向新京报记者说,“在这一行,要是说透了,对于他们来说,我就是叛徒”。

平遥古城旁的居民也深知其中的猫腻,“古城里的醋价是暴利”。多名当地居民向记者表示,他们从不会在古城里买醋食用,“一方面是价格奇高,二是质量堪忧”。

当然也有清醒的当地人,知道像这样的制假售假,生意是做不长的,所以,有人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

“古城内的醋商们能把家乡的特产卖出去,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作假,以次充好就不行”,娃留村的一位村民说。

写到这里,笔者在想,你用二元一斤的醋,经过包装,卖到百元,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去一趟平遥,当花高价买特产了。没想到,你还往醋里兑水,这也就算了,醋也是液体嘛,兑水也吃不出来,这也就算了。但是,你还“醋缸里漂死苍蝇“,出售之前派专人捞出死苍蝇再进行分装,这就太过分了吧。难道你们真的是认为死苍蝇也是肉,也算是给醋增加蛋白质了吗?

看到这则新闻,笔者想到了前年的“青岛大虾”,果然,和笔者一样关心这个大虾的还大有人在,也有记者实地探访了“青岛大虾”,看到今年都是正常按一盘38元或者48元在卖,而不是一只就卖这么多钱,说是已经加强了市场监管。

但是,其他的商品呢?记者没有说明,笔者也就无从了解。类似“青岛大虾”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出了问题才能引起重视呢?

如果是流动的商贩,贩卖的是没有任何标识的产品,因为它的流动性,市场监管没有及时发现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说实在话,市场监督也没有那么大的精力什么都去管,很多时候还是要靠商贩们自律的。

就像我们的生活中也经常会有市场监督管不过来的事情,这是很正常的。

举个例子吧,平日里你去买水果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一只装水果用的塑料包装盒的重量是50克。而需要这种塑料包装盒去包装的水果,价格一般都是不菲的,比如,剖开来卖的榴莲、菠萝蜜等等,动辄就是一斤十几、二十几元的价格。一个小小的塑料包装盒,也许批发过来就是几分钱、顶多也就是几毛钱,但是一用它装上这些贵重的水果,身价立刻就倍增了。

而且平时人们一般不会去注意这个细节,大家都是秤过了付钱走人,有良心的商贩可能会直接在秤上减去这个重量,但是大部分商贩是不会去管这个,或者装作不知道这个塑料盒是有一两重的。

这还不算什么,如果再扣你一点秤,也是正常的。有门脸的商贩肯定会收敛些,那些流动的商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才不管什么叫商业道德呢。

但是记者在平遥的时候,经常听人们提到市场监督,接受采访的人中有人说,是经常会有人过来检查。那么,笔者就有了一个疑问,二元钱一斤的醋,卖给游客时变身为一百元一斤了,而且是摆在平遥古城的专门卖旅游商品的商店里面明码标价出售的,按理说,一眼就可以看到。比如说已经捞出死苍蝇的醋,可能你没法通过肉眼看出来,也许专门的检测工具也不一定能够检测出来。但是,价格标签是放在那里的,经常的例行的检查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发现这些问题呢?

为什么一定要让记者通过暗访、通过写文章、通过发新闻来踢爆这些事情呢?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