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为什么说孙中山是人物中的一位大人物?

原标题:钱穆:为什么说孙中山是人物中的一位大人物?

什么是“人物”

首先我要先说什么是“人物”。诸位都懂得什么是人。中国古人说:“人为万物之灵。”这个物字,包括很多,有有生物、无生物、自然物、人造物等。而中国文字所用“物”字,可有两个意义:一个如上所讲系万物之物,一个是作分类分等用。如生物中有有生物、无生物、自然物、人造物等,此是分类。又如一件东西有不同价值,例如一座房子,一张桌子等,其价值有别,此是分等。

我们若把“人物”二字分开来说,则人是人,物是物。现在我们将“人”“物”二字合起来用,说有一个人物,这不等于说有一个人。我们说“人”,或说“人物”,这两种意义有不同。

我们都懂得将人来分类,譬如说:他是一个男人,她是一个女人。他是一个大人,他是一个小孩。或者说他是一个学生,他是一个工人。又或者说,他是个政府官吏,他是一个公司里的职员。这样,不就是分了类吗?又譬如说,公司里有董事长,有总经理,亦有低级职员,他们的薪水,都有一定的等级。这样,又不就是有等级之分吗?

但现在我所要说的,不是这样的分类分等。如我们今天在座的人,大概有五十多位,但我们不能说这礼堂上有五十多位人物。人物和普通人不同。说此人是一“人物”,乃是从普通人中分别出来的“特殊人”。

各位都知香港大概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可讲,在香港学校里培养出来的人亦很多。但是在香港学校里读书出身的人,这一百多年来,我们也可说他们都不过是些普通人。如我们要从香港读书人中来找一个人物,那么我们大家脑子里一开始便会想到一位人物,而且又是一位大人物,那就是我们中华民国的创始人——孙中山先生。

孙先生不仅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人物,亦可以说,他是世界人类中间的一位人物。又可说,他是人物中一位大人物。那么为什么香港学校里出身的人,都比不上他?他是人物,而我们不是,其中道理何在?

(孙中山先生)

怎样称得上是“人物”

诸位不要认为,孙中山先生是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一位领袖,是我们中华民国的第一位大总统,所以他是一位人物。其实,这些却不相干。

若我们来讲历史,来讲历史上的政治人物,从中国方面讲,在以前,皇帝之下有宰相,皇帝宰相是政府领袖,但在中国历史上,只有少数皇帝宰相才称得上是“人物”。其余纵做了皇帝宰相,也不算是人物。

再讲我们知识分子,讲学术界。中国的政治领袖大体都从考试中选出,从唐朝至清朝一千多年,国家最高考试获得第一名的称状元。三年一次国家大考,一千年来就应出了三百多位状元。但是其中极少数的才得称是一位“学者”。在学者中,也还有多数不得称人物的。我们可以说,宰相、状元是人,却不能说他们是人物。但我们从另一面说,在历史人物中,亦有很多不是状元出身,并未做上政治领袖的。

在美国政治上和学术界,亦有些大人物,他们没有得博士学位,没有做大总统,也有没进过大学的。但在美国人民中,都承认他是一位人物,其为数亦不少。

“究竟什么才叫做人物?”如此便要牵涉到“理想”一名词。

我所提出的理想二字,亦可称做是文化中的理想。中西文化不同,双方的理想亦不同。深一层讲,在中国所谓的人物,与在美国所谓的人物,便不同。这些不同,也可说便是中美两民族文化理想之不同。

诸位当知,人物理想都该从“文化理想”中来。西方文化则认为你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相互平等。他们所谓的人物便从人生的外部去讲究了。所以他们不注重历史上的人物,只着眼在社会上的人物,便将无法了解中国人的所谓文化传统、文化精神、文化理想,与其所谓人物了。

在“质”上言理想

人有两种,一种是“自然人”,如我们都由父母生下,便是一自然人。另一种人是要经过加工的。不单是纯粹的自然人,而更加工精制,才可以叫做“文化人”。每一人生下,都有他自己的本质,那是自然的。人有了自然的本质,才可在此本质上再加工夫。

如进学校,由小学到中学大学,乃至研究院等,将来他便不仅是一个纯粹的自然人,而经受了文化培养,成为一文化人。学校是培养文化人的场所,所以学校本身便得要有一番理想。此项理想,则必然便是文化的理想。其实也不仅学校如此,整个社会,整个民族,都有他们的理想。有了理想,乃始可以加工。如我要做一张桌子,我们就要先有一个做桌子的理想,然后才可加工来实做一桌子。

诸位从中学毕业进大学,大学毕业后还希望留学,此也是立志上进,好像便是一理想。又如学校,有了一个学院,就想办两个,有了两个学院,又想有三个,学校总想扩大。又如一做生意人,有了一百万家财,便想要一千万。但这些都只是“量”的增加,非质,照中国传统言,却不能算是理想。中国人言理想,都在“质”上面。这个问题要细辨深说,恐怕比解释“人物”二字更难。简单说,仅在量上计较,那些多数只是欲望。能在质上分辨,才有理想可言。

有人喜欢说:“无中生有”,这是一句量上的话。我本人则并不信这句话。若我们没有理想,就不会有成就。如我们没有成为一个人物的理想,将来便不能成为一人物。一个人物之成就,则决不是无中生有凭空而得的。

诸位又说:“有志者事竟成。”我以为这句话中的“志”字,便该是质不是量,所以人贵立志。我们的所志所愿,大体讲来,未必能完全达到。假如我们具有十分的理想,若能达到五六分、七八分,那已是很不易。只见人有大志而小成,却不见有人仅小志而大成的。更不见有人乃无志而有成的。

我们只看历史上人物,往往没有人能达到他百分之百的理想。如孙中山先生,也并没有达到他自己百分之百的理想。又如孔子,也没有达到他百分之百的理想。中山先生和孔子,并不是晚上睡觉,明天醒来,便变成其为孙中山与孔子的。

诸位或者会说,他们之间之不同,和其成就之限制,都为受当时的时代和环境之影响。但我要告诉诸位,志愿理想在内,时代环境在外,应该分别说,不该混合看。我今所讲,则只是在内的一面。

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孔子说此话时已过七十。孔子之立下此“志”,已是五十多年的长久时期了。孙中山先生亦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孙先生之所致力,也是四十年的长久历史了。

今试问:没有志,没有愿,那能如此?诸位此刻在学校读书,我怕诸位只有四年之志,四年以后,我保诸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之所志,即是取得了中文大学的学位。后面环境变,诸位所志也就随而变。若非在短期内确有把握的事,诸位自会无此志,无此愿。可见诸位目前的理想,严格说来实不是理想。诸位理想,似乎只在短暂中匆促地,做一平常人而已。

做到“自发自愿”

诸位如听不懂而有志要求懂,那么我要奉劝诸位四个字,那就是“自发自愿”。

凡是有理想的人物,都在这“自发自愿”四个字下产生。好像一粒种子,在泥土里长大起来,这是自发。但此种子,一旦从泥土里升出,却须经历日晒雨淋,风吹霜打,甚至人鸟践踏啄食种种磨难,种种摧抑。故于自发之外,还要加上自愿。诸位要将自己一生的智慧精力,贡献给你们之所志与所愿,此始算得是你们之理想。倘使诸位不能自发,没有自愿,那即无理想可言,也绝对不能成为一人物。

诸位可能又会说:你所讲的太空洞,无把握。但我亦只能回答你,最实在最可把握的只是你自己。你要能自发自愿,要能抱一定的理想,尽一切力去做一等的人。诸位又会问:那一种理想是第一等的?我也只能回答:只有问你自己吧。

诸位若再问怎样做法,如何下手?我亦只能回答:且问你自己吧。如此说来,则我此番演讲,岂非根本没有讲什么话?这也不错。但我也有个道理在里面。

如诸位在新亚读书,几年后便毕业了。又或到外国留学,得了博士学位,学问途径到此而穷。那时诸位或者尚不过是一位三十岁的年轻人,那时诸位仍不一定就是一人物。到那时,你对此问题再去问那一位?故我说,对此问题,只有你自己去问自己,求自己来回答。

要从今天起,诸位各自自己体会,自己了解。你自己便对自己最重要。你能对自己重要,始能对人也重要,乃能对国家民族天下后世也成一重要人。孔子、孙中山,也只如此。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