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仅39岁副教授逝世:青年教师健康问题亟待引起重视

原标题:年仅39岁副教授逝世:青年教师健康问题亟待引起重视

一名年轻的经济学领域学者近日英年早逝。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官网10月7日发布讣告称,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经济学系系主任金煜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10月6日16时在上海嘉会国际医院逝世,终年39岁。

金煜分别于2002年、2005年在复旦大学获经济学士学位、经济学硕士学位,2012在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据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官网介绍,2012年,金煜作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创新平台”建设项目2012年(第八期)海外招聘计划中引进的优秀人才,正式受聘于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金煜专长金融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研究,在《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经济研究》等国内外顶级期刊发表过多篇文章。

这一则则令人痛惜哀叹的噩耗,无不残酷地提醒着人们:高校青年教师和科研工作者的健康问题亟待引起重视!高校青年教师与科研人员看似光鲜亮丽的光环背后,是日复一日的艰辛付出和生命透支。和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比较起来,内行人都知道,大学教师的工作几乎是全天候的,教学和科研背后都需要大量的隐性时间。

除了教学与科研,大学教师们还有一些学校与社会事务,比如作为学生活动的指导教师、评委、评审,以及随时接受学生(及家长)咨询。另外一项很耗时间的事务就是报销。报销并不一定意味着“有钱花”,而是大量的实际工作。大学教师其实是没有“下班”这个概念的,只有在家还是在办公室(实验室)的区分。我们需要几乎所有的时间来使自己成为一个好教师、好学者。我曾经开玩笑说,“我的假期都是假的”——连女教师休产假落下的工作量同样要补回来!这也是很多大学教师都很宅的原因。当然,混到大牛级别,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所以普通市民看到牛人们到处演讲、开会、作报告的轻松自在,绝不是大学教师们的常态。一个对教学负责并且处于学术成长期的大学教师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他们的工作绝不是朝九晚五就可以解决的,而是靠自觉和自我剥削来完善自己。(综合央视网、上海财经大学、夏循祥等)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