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曾和戴笠做对,却因为难以启齿的爱好而丧命

原标题:此人曾和戴笠做对,却因为难以启齿的爱好而丧命

本文作者马振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老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季我努学社讲座嘉宾。

陆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研究馆员,曾发表民国档案与民国史论文多篇,参与编辑《日本侵华图志》。

青岛特工战,李士群因戴笠手下大将王天木的被捕叛投,一举摧毁了军统青岛特工站,站长傅胜蓝落水为汉奸,并与李士群一起保护汪精卫出席青岛会议,这真把戴笠气惨了。在青岛立了“大功”的王天木则由汪精卫亲自提名,当上了专门从事策反重庆人员的“肃清委员会”总指挥。王天木正扬扬得意之际,忽然暗线传来了戴笠的警告,要他赶紧悔改,否则将向76号说明他与军统的暗中关系,并采取制裁行动。这一招将王天木吓坏了。几经思索,王天木决定拿戴笠的死对头何行健开刀,以博取重庆方面的谅解。

王天木

何行健毕业于保定军校,在军界、特工界都是元老级的人物。抗战爆发后,戴笠与杜月笙在上海组织“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何行健是第一支队司令。其后,这支部队改称为“忠义救国军淞沪指挥部”,何行健是副总指挥。但是,何行健与总指挥、戴笠的亲信杨蔚不和,何受到排挤,他一怒之下拉走了部队,改投76号,部队被改编为伪和平军十三师。

1939年的圣诞节来临了。尽管此刻中国大地硝烟弥漫,日本的铁蹄已踏遍大半个中国,“孤岛”上海却呈现出一派畸形的繁荣,特别是“沪西歹土”一带更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忠义救国军”臂章

这天,国民党大员陈公博从香港来沪投汪,汪精卫为他举行了盛大的宴会。酒席结束后,王天木约何行健跳通宵舞,毫无防备的何一口答应下来。两人带着随从和保镖,乘坐汽车首先来到百乐门舞厅,但由于舞客太多,不便下手,在王天木怂恿下又换了一家,这才来到兆丰夜总会。

何行健是一个舞迷,尽管已是60岁左右的人了,但舞兴极高,一支接一支地跳了很久,直跳得满头大汗。王天木见状,就上前劝何行健到雅间休息,两人正慢慢走着,只见王天木悄悄一使眼色,其手下一梭子快慢机扫过去,何行健头部中弹而亡,随行的陈弟容也在混乱中被打死。

日伪统治时期的大上海

兆丰夜总会一案,打死了何行健和陈弟容,王天木的保镖行刺后则逃得无影无踪。王天木把责任推给自己的保镖,说是保镖变节,杀了何行健。但李士群一伙岂是好骗的?一举将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的王天木等人抓获。王天木至此彻底失去了权势,被软禁在76号,时间一长,再也无人问津。为求出路,他向李士群交代了另一个重要情报:吴开先在上海。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 雷晓凡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