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女性就是尊重人性——对俞敏洪先生侮辱女性言论的思考

原标题:尊重女性就是尊重人性——对俞敏洪先生侮辱女性言论的思考

11月18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发表了“因为女性的堕落才导致整个国家的堕落”的言论。俞敏洪不管有意还是词不达意,此言一出,舆论一片哗然。

全国妇联、《光明日报》等机构和媒体对俞敏洪的此番言论纷纷发声予以批驳,全国网民不管是男是女都纷纷谴责这位来自农村、受母亲抚养、曾多次在自己的母亲面前下跪的“孝子”。

转瞬间,这位曾经受过生活之苦,被贫穷母亲抚养成材,现肩负着直接赚钱间接给青年们、孩子们创造超一流外语教学的“大佬”按捺不住,先是在微博和朋友圈及时澄清和道歉,两天后,俞敏洪专程来到全国妇联向广大女同胞诚恳道歉。表示自己“对女性不够尊重,没有认识到男女两性都应该在家庭和社会中承担责任和义务......”。

所谓无风不起浪,俞敏洪先生有此言论似乎也是有感而发,只不过犯了典型的以偏概全的错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在经济上创造了奇迹,取得了巨大成就。人们由四十年前的吃不饱、穿不好变为了兜里有了钱,可以和外国人比阔了,由于我们放松了人的社会公共意识的培养,出现了极个别大妈广场舞跳到了国外,引起了不习惯吵闹的外国朋友的不爽;个别大妈学会了“碰瓷”让好心救她的人付出反道德的高昂代价;再有个别大妈在人行道旁闯红灯横穿马路不听交警劝阻脱裤随地大便;去年轰动网络的杭州保姆纵火烧死雇主一家四口案;尤其是最近重庆发生的大妈持刀砍伤年幼的儿童;大姐坐公交车因错过站便打骂公交车驾驶员导致二人合演公交车坠江惨死十多人的惨案等等......这些个别的案例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女性的形象,但她们代表不了中国女性的形象,我们不能因个别女性的问题而随意放大到全体女性。

其实男女之间,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别,只是社会分工、角色不同,彼此都是很重要的。君不见中国女排为国争光,女航天员遨游太空,屠呦呦喜获诺贝尔大奖......中国女性的伟大也是有目共睹不胜枚举。

笔者认为,人类社会至由母系社会通过战争、狩猎、农耕劳动而蜕变为父系社会,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和夫权观念,导致了中国妇女在摆脱母系社会后便地位低下、受人奴役,她们除了传承繁衍后代外,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儿时看见白发苍苍的婆婆们用小小的脚肩负着繁重的家务和抚养孩子,自己始终不明白人类社会为什么会如此残忍地将女人的脚改变得如此畸形,甚至近似于残疾?再看看自己的母亲没有被裹脚,和父辈们一起上班,承担家务,这难道不是人类社会的进步吗?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妇女的地位迅速提升,社会给了奋进的人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舞台。许许多多女性人格独立、财务独立,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重要角色。她们工作努力,经济独立,既承担着自己的社会角色,又扮演着自己的母亲、妻子角色。许许多多的女性成为社会楷模、受到尊重,同时也激励着众多女同胞和男同胞努力奋进。

然而社会的发展带来女性择偶观发生变化似乎与古今中外发生的变化并不大。旧时中国谈婚论嫁强调的是“门当户对”,而中国之外不管是发达的北美欧洲,还是落后的印度、东南亚及非洲,其实女性择偶标准几乎都没有离开两个重要指标:收入和社会地位。这个标准适用于所有适婚年龄阶段的女性,而且与女性受教育的程度和家庭出身关联度不高。

反之,在中国尤其是在全世界男性的择偶标准中,男士们最看重女性的条件是性感和漂亮,他们选择女性一般将肤浅的外表包括年龄作为标准胜过了看重女性的道德和良知。这种“性感和漂亮”与“收入和社会地位”的高度契合是历史和文化及人们对物质、审美生活中形成的。对此我们无可厚非,真要指责谁,那么我们究竟是应该指责男性呢还是女性呢?如果非要说这是一种堕落那么是男性堕落还是女性堕落?将整个国家的堕落责任归结到千百年来亘古未变的男女择偶标准上,俞敏洪似乎真是应该再给中国男同胞道个歉!

由于中国从传统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人们对物质的追求显得更加突出,因而女性在择偶时,不管是女性本身,还是丈母娘及三亲六戚,对男性的“收入和社会地位”这一关把得很严,这和几十年前大家一起吃大锅饭,人的优劣差距不大和现在谁都有经过努力可以超越他人而且有许多人已随着收入领跑他人其社会地位也好于他人的出现,这种人或家庭当然成为女性及女性家族追逐的对象。所谓丈母娘推高房价的调侃说法,本身似乎也有一点合理性,哪个丈母娘会愿意把自己的掌上明珠下嫁一个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人呢。由于社会上冲破“门当户对”在婚嫁上出现“灰姑娘”嫁入豪门的事例对全社会的价值取向有引领作用,于是社会上出现的过度拜金现象,部分女性为达到此目的不惜做“二奶”,当“小三”等等,对社会传统价值观构成挑战,让许多人会觉得社会在堕落。将此现象简单地以“红颜祸水”概括之,把责任推给了女性。于是俞敏洪以偏概全、一棒子打翻一船人地将此现象以“堕落观”的形式上升到“现在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俞敏洪的奇谈怪论不仅伤害了众多的女性,其实也在某种程度上对有责任、有担当、有创造、奋发有为的男性同胞的不尊重。某种意义上说,俞敏洪的堕落论既是不尊重女性,更是不尊重人性。

社会的文明进步,是由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共同完成的,这其中包括男人和女人。谁都没有权力将社会的堕落的原因归结到社会中的某一类人去承担这个责任。因为社会的进步与和谐需要我们每个人共同创造,这不仅是我们的责任,更是我们这个民族能够传承下去,受到世界各国朋友尊重的义务。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鲁磊 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