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琍: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在捷克政党政治中地位的变化及原因分析

原标题:姜琍: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在捷克政党政治中地位的变化及原因分析

内容提要

从1989年政局剧变至今,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作为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直接继承党,是中东欧国家中唯一不改名换姓和保留马克思列宁主义特点的政党。近30年来,它没有在捷克的政治舞台上衰落,一直是议会党,是两大左翼政党之一。2018年7月,该党通过对少数派政府的支持,结束了长达28年的反对党身份,获得剧变以来最大程度参政的历史机遇。捷摩共是欧盟成员国中实力和影响力不断走强的共产党。它在捷克政党政治中的地位不断上升,是历史原因、现实发展、政治环境和应对策略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关键词

捷克;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政党制度

作者系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捷克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DOI: 10.19422/j.cnki.ddsj.2018.11.015

1989年政局剧变后,中东欧国家原先执政的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行了重建,它们中的绝大多数出于实用主义的考量,向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方向转型,抛弃了共产主义。而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以下简称“捷摩共”)是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以下简称“捷共”)的直接继承党,是中东欧国家中唯一不改名换姓和保留马克思列宁主义特点的政党,并且长期活跃于捷克参政。在201710月举行的议会大选中,捷摩共取得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选举成绩,成为议会第五大党,但是该党通过对第一大党“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与第六大党捷克社会民主党联合组建的少数派政府的支持,在20187月后作为政府的协议伙伴间接参与到国家政权中来。

1989年政局剧变后捷摩共的

发展及其政治主张

一、捷摩共的阶段性发展

第一,1989—1993年:分化与重组。1989年政局剧变后不久,捷共决定在捷克和斯洛伐克分别建立地区组织。1990年3月,捷摩共正式成立。同年11月,捷共转型为捷摩共与斯洛伐克共产党的联盟。此后,斯洛伐克共产党很快改名为民主左派党,并朝着社会民主方向改革,捷摩共内部也有一些人发出进行类似改革的呼声。1991年底,捷摩共就是否改变党的名称举行了全体党员公决,76%的党员赞同保留现有名称。在1992年12月召开的第二届全国代表大会上,捷摩共确定在新形势下继续坚持共产主义,但由于党主席伊日·斯沃博达持赞同改革的态度,引起越来越多党员的反对,党内斗争和分化依然持续。1993年6月,捷摩共召开第三届全国代表大会,决定保留党的名称,坚持共产主义方向,选举米罗斯拉夫·格雷贝尼切克为党主席。于是,一部分支持改革的党员退党,成立了民主左派党和“左翼联盟党”,至此,捷摩共党内存在多个派系、发展目标不明确的时期结束。

第二,1993—1999年:稳定与统一。第三届全国代表大会后,捷摩共逐渐趋于稳定,发展成为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紧密相连、明确反对资本主义和要求通过非暴力的民主方式进行社会主义变革的政党。1995年12月,捷摩共举行了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指出该党已经克服了党内分歧并实现了稳定化。经历了分化的捷摩共,党员数量急剧减少,从1993年的31.7万人减少到1997年的15.5万人。但与此同时,捷摩共更加团结和统一。捷摩共中央委员会的报告称,在第四届和第五届党代会(1999年12月)期间,党保持了共产主义的特点,能够在破坏团结的图谋、社会民主化的努力和教条主义的唯意志论面前捍卫统一。

第三,2000年以来:巩固与发展。进入21世纪后,捷摩共一直保持传统共产主义政党的特色,拥护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理论,坚定地维护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此外,捷摩共进行了理论探索,发布了一系列纲领性文件,如《捷克共和国的希望》(2004)、《关于社会主义的宣言》(2008)和《21世纪的社会主义》(2008),修订了党纲(2016年)。捷摩共的纲领性目标是建设现代的社会主义社会、自由和平等公民的社会、民主和自治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多元化的社会、繁荣和公正的社会。

二、捷摩共的政治主张

在社会政策方面,捷摩共强调保持社会和解,保护劳动者权益,保障就业、居住权利以及医疗服务;在经济政策方面,该党主张有计划的市场经济,倡导通过系统的现代化投资、增加国内需求和扩大对外出口来复兴民族经济,重视农业生产,要求纠正私有化的弊端,反对将土地出售给外国资本;在民主和政治方面,该党倡导建立公民社会,维护法治国家,要求提高公民直接参与决策的可能性,呼吁广泛实施全民公决、教会与国家彻底分离、取消议会参议院等。

在2003年捷克举行加入欧盟的全民公决时,捷摩共建议其支持者投反对票。后来该党对欧盟的立场趋于温和,支持捷克的欧盟成员国身份,但强调要推动欧盟进行机构改革,以使成员国获得更多的平等待遇,并增强国家议会和欧洲议会的作用。捷摩共反对捷克的北约成员国身份,要求其退出北约。该党希望联合国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能够发挥更强大的影响力,反对捷克过于倾向欧盟和美国,表示捷克应该与其他国家加强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主张与邻国特别是斯洛伐克发展关系,反对愈益依赖德国,对中国、俄罗斯和古巴等国家持友好态度。

从1989年政局剧变至今,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作为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直接继承党,是中东欧国家中唯一不改名换姓和保留马克思列宁主义特点的政党。图为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总部大楼内的马克思恩格斯像。(图片来源:新华社)

捷摩共在捷克政党政治中的

地位不断上升

纵观捷摩共成立20多年来的发展历程,它在捷克政党政治中的地位和影响呈上升趋势,逐渐打破了政治上被孤立的局面,并以间接的方式实现参政。

一、1990—1992年:最主要的左翼政党,但在政治上被边缘化

在1990年6月举行的首次民主选举前不久,一些政党要求禁止捷共参选,但当时在政治生活中占主导地位的“公民论坛”认为,应该通过选举与捷共进行清算。结果,捷共获得13.48%的支持率,仅次于“公民论坛”。尽管捷共作为合法的政党存在,但鉴于剧变后浓厚的右翼政治气氛,因此没有任何政党愿意与其合作,从而使其处于孤立状态。

在1992年6月举行的议会大选中,捷摩共与捷克斯洛伐克民主左派党组成竞选联盟,以14.05%的得票率再次名列第二。随着捷克斯洛伐克社会民主党以6.53%的得票率进入捷克国民议会,捷克政治光谱中的左翼空间稳定下来。捷摩共和捷克斯洛伐克社会民主党同为左翼反对党,相互之间不存在合作关系。

二、1992—2002年:第二大左翼政党,没有任何联盟潜力

自1993年米洛什·泽曼当选为捷克社会民主党主席后,该党影响力不断增强,威胁到捷摩共第一大左翼政党和最大反对党的地位,同时也赢得了捷摩共党内改革派的支持。在1996年议会大选中,六个政党进入议会,捷摩共成为继公民民主党和捷克社会民主党之后的第三大议会党,但依然是反对党。

在1998年提前举行议会大选后,获胜的捷克社会民主党与最大的反对党公民民主党达成权力划分协议,引起很多选民的反感,一部分原先支持捷克社会民主党的选民转而支持捷摩共。在2000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捷摩共取得1989年以来最大的胜利,获得21.14%的得票率,在一个州赢得第一,在八个州位列第二。但由于被其他政党孤立,捷摩共没能在任何一个州的理事会获得代表资格。

三、2002—2017年:在议会和地方政府层面打破政治孤立局面,在总统选举中发挥影响力

在2002年议会大选中,捷摩共获得18.51%的支持率,赢得众议院200个议席中的41席。捷摩共影响力的增强也使得其他议会党让步,称可以把众议院副议长和一些议会委员会副主席的位置留给捷摩共,但依然避免与其公开合作。2003年后,捷摩共在多次总统选举中都发挥了不容忽视的作用。瓦茨拉夫·克劳斯和米洛什·泽曼担任捷克总统期间,每逢召集议会党磋商事务时,不再将捷摩共排斥在外。

2005年捷摩共和捷克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人相继更替,两党开始在议会合作,共同推动了一些法律的通过。在2008年地方选举后,捷摩共冲破了反共产主义氛围,在两个州直接参与了执政联盟的建立,在三个州对捷克社会民主党执政给予了支持。在2012年地方选举中,捷摩共在两个州大获全胜,在其中一个州赢得州长的职位。

在2013年提前举行的议会大选中,捷克社会民主党赢得第一,捷摩共名列第三。但由于捷克社会民主党部分议员和选民对与捷摩共在中央政府层面合作持反对态度,所以捷摩共再次成为反对党。

四、2018年:脱离反对党阵营,以间接方式参政

在2017年10月议会大选中,由于“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和“自由和直接民主党”两个右翼政党吸引了一些左翼选民,捷摩共的支持率首次跌至10%以下。尽管如此,捷摩共依然是第一大党“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组阁时可以依赖的重要政治力量。2018年7月12日,由“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与捷克社会民主党联合组成的少数派政府,在捷摩共的支持下获得议会信任投票顺利组阁,从而结束了捷克政坛八个多月的不稳定时期。捷摩共也因此结束了长达28年的反对党身份,获得剧变以来最大程度参政的历史机遇。尽管捷摩共没有直接进入执政联盟,但作为政府的协议伙伴,将对政府进行监督并对其实施的政策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而且政府的纲领性宣言也吸纳了捷摩共提出的七点基本要求。捷摩共政治地位上升的另一个表现是,该党主席沃伊杰赫·菲利普自2018年6月27日起担任捷克众议院第一副主席。

捷摩共取得相对成功的原因

捷摩共在捷克政党政治中地位不断上升,不仅在中东欧地区独一无二,而且在欧盟内也提升了影响。在欧盟28个国家中,只有五个国家的共产党进入了议会。在最近一次议会大选中,只有葡萄牙共产党取得比捷摩共更好的选举成绩,然而它不是单独参选,而是与绿党组成了选举联盟。尽管葡萄牙共产党在议会拥有15个席位,与捷摩共相同,但葡萄牙议会的议席总数比捷克议会多。捷摩共在捷克的政治舞台上取得一定成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六点。

第一,捷克有深厚的共产主义传统。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捷共是中东欧地区唯一在民主议会制度框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共产党。1921年,捷克斯洛伐克社会民主工人党内左翼激进派成立了捷共。在1925年议会大选中,捷共获得13.2%的得票率,仅落后第一大党0.5 个百分点。在1929年和1935年的议会大选中,捷共的得票率都超过10%。可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在许多捷克人心中扎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首次议会大选中,捷共在捷克地区获得40%的得票率(在斯洛伐克地区为30%),遥遥领先其他政党。至1948年2月捷共全面接管政权,几乎每五位捷克公民中就有一位是共产党员。捷克共产主义巧妙结合了捷克左翼和整个社会的多种态度、观点和要求,它的主要理论元素与19世纪的民族复兴运动有关,即平民主义、对天主教会和贵族等传统社会结构的抗议、平等主义和相对主义等。

第二,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天鹅绒”革命的特点为捷摩共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政治合法性。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通过非暴力的方式实现了政权的更替,随后在较短的时间内建立起以多党制、议会制和普选制为基本特征的西方式民主制度。顺利的转型建立在新旧政治精英达成协议的基础之上,这也是新的政治精英没有真正试图去禁止共产党存在的原因。尽管在1989年后也出现了一些反共产主义的言论,并且捷摩共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处于政治上被孤立的状态,但它始终是捷克政党政治的合法组成部分。

第三,捷克的政治力量对比出现了新变化。2017年议会大选给捷克政党政治生态带来新的冲击:“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成为捷克政坛唯一大党、政党体系碎片化、抗议性政党在议会占有多数、左翼力量遭削弱。由于第一大党“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主席巴比什被警方指控滥用欧盟基金,多数议会党拒绝与其联合组阁,而两个左翼政党审时度势决定与其合作。

2018年7月12日,由“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与捷克社会民主党联合组成的少数派政府,在捷摩共的支持下获得议会信任投票顺利组阁,从而结束了捷克政坛八个多月的不稳定时期。图为2018年7月12日凌晨,捷克众议院进入投票程序对巴比什政府进行信任投票。(图片来源:新华社)

第四,在多党竞争的议会民主制度下,捷摩共拥有自己的优势和策略。其中,优势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继承了捷共的组织结构、党员队伍、宣传工具以及与一些组织(如共产主义青年团)的联系。在1990年成立之初,捷摩共有党员75.6万人,组织结构分为基层组织、县组织和中央机构三个层次,有自己的报纸和出版社。二是拥有较为稳定和纪律性强的选民队伍。捷摩共的选民既有在意识形态上坚定捍卫共产主义的人士,也有寻求社会确定感的民众,还包括对当前国家的运作感到不满的群体。捷摩共的选民主要来自经济转型后去工业化的地区、农村和小城镇的体力劳动者,平均年龄超过60岁,受教育程度较低。他们守纪律,参选率高。三是在2013年议会大选前,该党是唯一稳定的建设性反对党,吸引了相当一部分对1989年政局剧变后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形势不满的选民。捷摩共的策略主要有两点:一是通过宣传让选民相信,捷摩共与1989年后国家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无关,因为长期处于反对党位置,因此并没有参与腐败和政商勾结等消极的社会现象。二是对参政采取实用主义态度,对与其他政党合作持开放态度,在市镇和州政府层面展示出良好的合作伙伴形象。

第五,与捷克社会民主党的关系愈益加强。在20世纪90年代,捷克社会民主党特别是其党主席泽曼对捷摩共采取排斥的态度。在1995年4月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捷克社会民主党通过了声明,禁止与极端政党包括捷摩共在中央政府层面开展政治合作。随着捷摩共成为稳定的议会党并在议会占有较多的议席,捷克社会民主党意识到需要这个左翼伙伴的支持来达到自己的目标。进入21世纪后,两党开始在议会和地方政府合作,捷摩共成为捷克社会民主党可信赖的合作伙伴。在2010年议会大选前甚至出现两党合作建立左翼政府的呼声。在“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与捷克社会民主党谈判组建少数派政府期间,捷克社会民主党领导层拒绝与极右翼政党“自由和直接民主党”在中央政府层面合作,从而使捷摩共成为少数派政府唯一可以依靠的议会党。

第六,泽曼总统的大力支持。在2013年和2018年的总统选举中,捷摩共都给予了泽曼支持。在巴比什组阁过程中,泽曼总统倾向于“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与捷克社会民主党、捷摩共和“自由和直接民主党”合作。2018年4月,泽曼总统应邀参加捷摩共全国代表大会并发言,他呼吁捷摩共参加关于组阁的谈判。泽曼是首位在捷摩共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的捷克总统。在不少政策问题上,泽曼总统与捷摩共都有相似的立场,如加强社会保障、对国家归还给教会的财产征税、反对欧盟强制性的难民配额制度、反对欧盟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主张与中国开展合作等。

结 语

在20世纪90年代初,很少有人能想到捷摩共在捷克的政党政治空间里能够取得成功。当时许多人认为,随着捷摩共年老党员的不断离世,这个政党将会从历史的舞台上消失。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尽管捷摩共的党员人数在逐渐减少,但它目前依然是捷克党员数量最多的政党。而且,它有稳定的支持率,在1992—2013年保持在10%—20%之间,只有在2017年的议会大选中跌至10%以下。它从未中断过在议会的运作,是捷克两个稳定的左翼政党之一。在参与国家治理方面,它凭借民众的支持和开放的合作态度,逐步打破政治孤立状态,成为其他议会党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合作伙伴。捷摩共之所以相对成功,究其根源,是历史原因、现实发展、政治环境和应对策略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展望未来,捷摩共将面临三个方面的挑战:首先,在从大众性政党向选举性政党转变的过程中,如何在党员年龄老化和党员人数减少的形势下避免选举成绩下滑;其次,随着议会内抗议性政党的增多,如何与这些政党竞争以争取抗议性选民的支持;最后,脱离反对党身份后,如何继续争取原有选民的支持,以及如何通过与执政党的合作尽可能影响国家的内政外交。

(平台编辑:张玲玲、邓长淼)

还可输入140

发布评论